《小欢喜》收官在即,除了思考中国式家庭教育,还要思考亲情

创业点子 阅读(710)

  2019 姜先生的时光

  暑期档接近尾声,在整个暑期档中,国产剧中最大的黑马非《小欢喜》莫属,其之所以能全方位的引起观众的共鸣,是因为剧情同时戳中了观众童年时期的记忆,以及成年之后的焦虑。

  《小欢喜》以三个极具代表性的家庭为切入点,表面上是在说孩子成长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但编剧想要表达的并非如此,而是想让所有追剧的人都去思考一个问题,我们所长大的中国式家庭,究竟是怎样的,这需要父母和子女共同去思考。

  

  随着剧情深入发展,《小欢喜》并非如其名字一般“欢喜”,相反全剧的主色调反倒有些悲伤,很是虐心。三个家庭看似存在不同的问题,但实际上其根源均来自于父母的教育,问题的本质出现在父母的身上,而并非是子女。

  当然,《小欢喜 》也并不是在批判中国式家庭教育亦或中国式父母,剧中的三家人是集现实生活中万千家庭热点于一身,并不具有针对性。但很多人都喜欢对号入座,剧情的写实让很多人都具有代入感,成了扎在观众心中的一根刺,而这刚好也是《小欢喜》的厉害之处。

  

  每逢谈起教育,都将是一个很严肃、很沉重的话题,但《小欢喜》并非没有一点“欢喜”的地方,只不过在思考中国式家庭教育的时候,观众忽略了这种欢喜。从剧情上来看,《小欢喜》有很多催泪的情节,不仅是演员在哭,某些地方观众也会跟着流泪。剧情和剧名的强烈反差本就具有一定的情感冲击,加上《小欢喜》质量过关,所以其能成为如《都挺好》般的爆款。

  《小欢喜》虽然是都市家庭情感剧,但更多的是中年夫妻围绕即将高考的孩子教育展开的,家庭中的琐事仅仅占一小部分。比如在故事一开端,宋倩就提醒董文洁,对处于高三孩子的学业考虑不到位。比起宋倩,董文洁考虑的的确是太少了。

  

  宋倩和董文洁代表两个不同的群体,她们都会为孩子的将来着想,但宋茜一直在用心良苦的谋划孩子之后的生活,她将自己作为“前车之鉴”,希望自己的女儿未来一定不要重蹈覆辙,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将单亲妈妈的无助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董文洁则不同,她不仅没有离婚,反而家庭美满幸福,孩子的教育两个人一起管,除了孩子,她还有丈夫,不至于像宋倩一样,将所有精力都花在孩子身上,以至于忽略了孩子的教育。若宋倩能将自己匀一点给董文洁,两家人都“刚刚好”。

  

  《小欢喜》最真实的地方在与,全剧以高考为切入点,将父母的中年危机、职场等一系列问题都囊括进去,放在一起讨论,导致追剧的观众多数人都生出一种“焦虑感”。父母和孩子虽然是一家人,但无论是夫妻还是父母和孩子,每个人之间都要有一定的“距离”,若一味的缩小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则会适得其反。

  但从《小欢喜》所展现的剧情来看,剧中的家长多数都不知道如何保持这种“距离感”,在生活中父母很难和孩子“划清界限”,在适当的范围内,母慈子孝,一家人其乐融融;但若越界,亲情则就变成了情感暴力,这种爱会压垮一个人,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便是宋倩。

  

  宋倩一家不仅极具代表性,更是一个“悲剧”,虎妈猫爸式的家庭模式,承受最多的便是女儿乔英子。女儿和宋倩相依为命,但宋倩的控制欲很强,要求女儿按照自己所规划的路线去走,不能有一点偏差,以至于母女关系并不和谐;乔卫东虽然是女儿奴,但自身的教育或多或少存在些问题,所以无论乔英子跟着谁,都不是最佳解决方案。

  但宋倩和乔卫东的离婚,又导致父母二人不能共同教育,并且宋倩还限制女儿还父亲见面次数。在追剧过程中,甚至会有一种错觉,宋倩不仅仅将乔英子当成女儿,更像是情人,但这又是宋倩无能为力的地方。

  

  《小欢喜》临近大结局,但评分依旧稳定在8.3,这是《小别离》亦或《少年派》都未曾做到的事,其给观众的真实感溢于言表,但更多的是引人思考孩子与父母究竟该怎样“和平相处”,当下正在参加高考的孩子总有一天也会为人父母,温室中的花朵终究要独自经历风雨,孩子如何长大成人,这是每一个少年人都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暑期档接近尾声,在整个暑期档中,国产剧中最大的黑马非《小欢喜》莫属,其之所以能全方位的引起观众的共鸣,是因为剧情同时戳中了观众童年时期的记忆,以及成年之后的焦虑。

  《小欢喜》以三个极具代表性的家庭为切入点,表面上是在说孩子成长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但编剧想要表达的并非如此,而是想让所有追剧的人都去思考一个问题,我们所长大的中国式家庭,究竟是怎样的,这需要父母和子女共同去思考。

  

  随着剧情深入发展,《小欢喜》并非如其名字一般“欢喜”,相反全剧的主色调反倒有些悲伤,很是虐心。三个家庭看似存在不同的问题,但实际上其根源均来自于父母的教育,问题的本质出现在父母的身上,而并非是子女。

  当然,《小欢喜 》也并不是在批判中国式家庭教育亦或中国式父母,剧中的三家人是集现实生活中万千家庭热点于一身,并不具有针对性。但很多人都喜欢对号入座,剧情的写实让很多人都具有代入感,成了扎在观众心中的一根刺,而这刚好也是《小欢喜》的厉害之处。

  

  每逢谈起教育,都将是一个很严肃、很沉重的话题,但《小欢喜》并非没有一点“欢喜”的地方,只不过在思考中国式家庭教育的时候,观众忽略了这种欢喜。从剧情上来看,《小欢喜》有很多催泪的情节,不仅是演员在哭,某些地方观众也会跟着流泪。剧情和剧名的强烈反差本就具有一定的情感冲击,加上《小欢喜》质量过关,所以其能成为如《都挺好》般的爆款。

  《小欢喜》虽然是都市家庭情感剧,但更多的是中年夫妻围绕即将高考的孩子教育展开的,家庭中的琐事仅仅占一小部分。比如在故事一开端,宋倩就提醒董文洁,对处于高三孩子的学业考虑不到位。比起宋倩,董文洁考虑的的确是太少了。

  

  宋倩和董文洁代表两个不同的群体,她们都会为孩子的将来着想,但宋茜一直在用心良苦的谋划孩子之后的生活,她将自己作为“前车之鉴”,希望自己的女儿未来一定不要重蹈覆辙,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将单亲妈妈的无助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董文洁则不同,她不仅没有离婚,反而家庭美满幸福,孩子的教育两个人一起管,除了孩子,她还有丈夫,不至于像宋倩一样,将所有精力都花在孩子身上,以至于忽略了孩子的教育。若宋倩能将自己匀一点给董文洁,两家人都“刚刚好”。

  

  《小欢喜》最真实的地方在与,全剧以高考为切入点,将父母的中年危机、职场等一系列问题都囊括进去,放在一起讨论,导致追剧的观众多数人都生出一种“焦虑感”。父母和孩子虽然是一家人,但无论是夫妻还是父母和孩子,每个人之间都要有一定的“距离”,若一味的缩小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则会适得其反。

  但从《小欢喜》所展现的剧情来看,剧中的家长多数都不知道如何保持这种“距离感”,在生活中父母很难和孩子“划清界限”,在适当的范围内,母慈子孝,一家人其乐融融;但若越界,亲情则就变成了情感暴力,这种爱会压垮一个人,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便是宋倩。

  

  宋倩一家不仅极具代表性,更是一个“悲剧”,虎妈猫爸式的家庭模式,承受最多的便是女儿乔英子。女儿和宋倩相依为命,但宋倩的控制欲很强,要求女儿按照自己所规划的路线去走,不能有一点偏差,以至于母女关系并不和谐;乔卫东虽然是女儿奴,但自身的教育或多或少存在些问题,所以无论乔英子跟着谁,都不是最佳解决方案。

  但宋倩和乔卫东的离婚,又导致父母二人不能共同教育,并且宋倩还限制女儿还父亲见面次数。在追剧过程中,甚至会有一种错觉,宋倩不仅仅将乔英子当成女儿,更像是情人,但这又是宋倩无能为力的地方。

  

  《小欢喜》临近大结局,但评分依旧稳定在8.3,这是《小别离》亦或《少年派》都未曾做到的事,其给观众的真实感溢于言表,但更多的是引人思考孩子与父母究竟该怎样“和平相处”,当下正在参加高考的孩子总有一天也会为人父母,温室中的花朵终究要独自经历风雨,孩子如何长大成人,这是每一个少年人都要认真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