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药科大学10万元重奖一线教师:教育应回归本分

创业点子 阅读(1989)

  2019 观察者网

  澎湃新闻9月6日报道称,中国药科大学“80后”副教授江程以其教学方式获得该校10万元(税后)奖励。中国药科大学副校长陆涛就此表示,教育应当回归教学本分,这是国邦奖教金设立的初衷。

  

  中国药科大学2019级新生开学典礼上,江程和刘中荣两位老师荣获10万元“国邦奖教金”。 中国药科大学 姜晨 摄

  中国药科大学“80后”副教授江程最近有点“火”,学生眼里那个热情幽默的相声似的教学方式,助他获得了10万元(税后)的奖励。

  上学期期末,他收到的学生好评率接近99%,学生评价他“讲课幽默风趣、让人爱上药物化学这门课”。

  课堂上,江程不怎么点名,但每次上课的学生总是多出那么一些。他注重友好的课堂互动以及引导学生向课外延伸,但他对学生做实验的态度要求严苛。关于药学教育,他认为不仅是知识传授,也事关敬畏与责任心。

  “江程老师讲课很有激情,有同学缘。最可贵的是,他会‘因材施教’。”他的同事、中国药科大学一位教授如此评价,即便是同样一门“药物化学”,给不同专业的学生上,他也会有所区别和侧重,尽管这意味着这会占去他额外更多的精力与时间。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药科大学开学典礼上,江程和刘中荣两位教师在层层评选中脱颖而出,荣获该校“国邦卓越奖教金”,这是该校最高嘉奖,每人可获得税后10万元的奖金。

  “教育应当回归教学本分,这是国邦奖教金设立的初衷。”中国药科大学副校长陆涛对澎湃新闻说,过去5年,中国药科大学已有10名教师荣获该奖。算上今年的两位,该校已有12名教师获得嘉奖。

  国邦奖教金,2014年由校友企业浙江国邦药业与中国药科大学共同签约设立。副校长陆涛回忆,当时身为药大校友的国邦药业董事长曾感慨,大学教育在其人生中占据重要部分,因此提出来设立奖教金。这一想法,与学校“教育回归教学本分”的理念相契,“因此双方一拍即合”。

  国邦奖的设立,更多是指向性的意义。陆涛说,之后,校内各学院和其他校友企业也纷纷设立了大大小小各种奖项,鼓励教师潜心教学。国邦奖教金是其中最具含金量的,也是校内最高荣誉,选拔也最为严苛。

  教药物化学的“80后”副教授江程能从中脱颖而出,其实并不容易。按照流程,选拔要经过师生网评和专家评审两个阶段。

  作为大三大四才授课的专业课老师,江程在第一关上不占优势——第一关是经部门推荐,全校师生投票。基础课老师相较之下,受众数量上不占优势。从历年选拔来看,结果也确实如此,教大一、大二的基础课老师占比多一些。

  江程把这次高票获奖部分归因于他去年刚接手的一堂面向大一新生的专业介绍课——用短短两个课时,给大一新生勾勒出某门课程(如药物化学)大致的框架内容和在现实世界中的应用。江程深入浅出且精彩的讲解,为他收获了一众“粉丝”。

  “药物化学是一切新药研发的源头。既是一门艰深的学科,也是个有风险的手艺。”江程一般会这样介绍,关于药学教育,江程认为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还关乎使命、责任感和敬畏心。

  他最“凶”的时候,就是在做实验时。

  一次实验课,有个学生做完实验忘记拔下插头,他没有同意同学代劳的请求,而是执意把已经在食堂吃饭的那位学生叫了回来,拔掉插头并教育了一番——他有自己的考虑,“做化学实验,到底是责任心的问题。如果没有责任心,不遵守正常的实验操作标准,什么都可能发生。水平不好可以慢慢提高,但缺乏责任心,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这位学生在期末教师测评时,特别留言感谢江程老师,让他意识到了安全和责任的重要。

  江程对澎湃新闻说,恩师尤启冬教授的言传身教,对毕业后便留校执教的他影响很深。尤启冬教授经常提醒他的学生们,“我们是做药的,即使只是一点点马虎,那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江程回忆,有次做实验,“我们几个学生觉得实验数据太多,没必要事无巨细地记录,结果尤老师发现之后,当场就撕掉了实验记录,并要求我们重做整个实验并详细记录”。

  正是受此熏陶,江程在给自己的学生批实验报告时,会把每个学生叫到跟前来,当着面一个个批,一来提高重视程度,二来加深印象、对症下药。

  在其同事看来,江老师最可贵的是,因材施教,针对不同专业的教学要求调整侧重。

  “即使是同一门课程,不同专业的侧重和要求也是有所不同的。比如都是学药物化学课,药物化学专业偏重药物合成和发现,而临床药学专业偏重药物使用,只要了解药物结构、特点及作用,不需要掌握怎么合成,这种情况下,药物化学的讲授应当有所侧重,但不是所有老师都会适应教学要求相应作出调整。”上述同事说。

  澎湃新闻9月6日报道称,中国药科大学“80后”副教授江程以其教学方式获得该校10万元(税后)奖励。中国药科大学副校长陆涛就此表示,教育应当回归教学本分,这是国邦奖教金设立的初衷。

  

  中国药科大学2019级新生开学典礼上,江程和刘中荣两位老师荣获10万元“国邦奖教金”。 中国药科大学 姜晨 摄

  中国药科大学“80后”副教授江程最近有点“火”,学生眼里那个热情幽默的相声似的教学方式,助他获得了10万元(税后)的奖励。

  上学期期末,他收到的学生好评率接近99%,学生评价他“讲课幽默风趣、让人爱上药物化学这门课”。

  课堂上,江程不怎么点名,但每次上课的学生总是多出那么一些。他注重友好的课堂互动以及引导学生向课外延伸,但他对学生做实验的态度要求严苛。关于药学教育,他认为不仅是知识传授,也事关敬畏与责任心。

  “江程老师讲课很有激情,有同学缘。最可贵的是,他会‘因材施教’。”他的同事、中国药科大学一位教授如此评价,即便是同样一门“药物化学”,给不同专业的学生上,他也会有所区别和侧重,尽管这意味着这会占去他额外更多的精力与时间。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药科大学开学典礼上,江程和刘中荣两位教师在层层评选中脱颖而出,荣获该校“国邦卓越奖教金”,这是该校最高嘉奖,每人可获得税后10万元的奖金。

  “教育应当回归教学本分,这是国邦奖教金设立的初衷。”中国药科大学副校长陆涛对澎湃新闻说,过去5年,中国药科大学已有10名教师荣获该奖。算上今年的两位,该校已有12名教师获得嘉奖。

  国邦奖教金,2014年由校友企业浙江国邦药业与中国药科大学共同签约设立。副校长陆涛回忆,当时身为药大校友的国邦药业董事长曾感慨,大学教育在其人生中占据重要部分,因此提出来设立奖教金。这一想法,与学校“教育回归教学本分”的理念相契,“因此双方一拍即合”。

  国邦奖的设立,更多是指向性的意义。陆涛说,之后,校内各学院和其他校友企业也纷纷设立了大大小小各种奖项,鼓励教师潜心教学。国邦奖教金是其中最具含金量的,也是校内最高荣誉,选拔也最为严苛。

  教药物化学的“80后”副教授江程能从中脱颖而出,其实并不容易。按照流程,选拔要经过师生网评和专家评审两个阶段。

  作为大三大四才授课的专业课老师,江程在第一关上不占优势——第一关是经部门推荐,全校师生投票。基础课老师相较之下,受众数量上不占优势。从历年选拔来看,结果也确实如此,教大一、大二的基础课老师占比多一些。

  江程把这次高票获奖部分归因于他去年刚接手的一堂面向大一新生的专业介绍课——用短短两个课时,给大一新生勾勒出某门课程(如药物化学)大致的框架内容和在现实世界中的应用。江程深入浅出且精彩的讲解,为他收获了一众“粉丝”。

  “药物化学是一切新药研发的源头。既是一门艰深的学科,也是个有风险的手艺。”江程一般会这样介绍,关于药学教育,江程认为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还关乎使命、责任感和敬畏心。

  他最“凶”的时候,就是在做实验时。

  一次实验课,有个学生做完实验忘记拔下插头,他没有同意同学代劳的请求,而是执意把已经在食堂吃饭的那位学生叫了回来,拔掉插头并教育了一番——他有自己的考虑,“做化学实验,到底是责任心的问题。如果没有责任心,不遵守正常的实验操作标准,什么都可能发生。水平不好可以慢慢提高,但缺乏责任心,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这位学生在期末教师测评时,特别留言感谢江程老师,让他意识到了安全和责任的重要。

  江程对澎湃新闻说,恩师尤启冬教授的言传身教,对毕业后便留校执教的他影响很深。尤启冬教授经常提醒他的学生们,“我们是做药的,即使只是一点点马虎,那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江程回忆,有次做实验,“我们几个学生觉得实验数据太多,没必要事无巨细地记录,结果尤老师发现之后,当场就撕掉了实验记录,并要求我们重做整个实验并详细记录”。

  正是受此熏陶,江程在给自己的学生批实验报告时,会把每个学生叫到跟前来,当着面一个个批,一来提高重视程度,二来加深印象、对症下药。

  在其同事看来,江老师最可贵的是,因材施教,针对不同专业的教学要求调整侧重。

  “即使是同一门课程,不同专业的侧重和要求也是有所不同的。比如都是学药物化学课,药物化学专业偏重药物合成和发现,而临床药学专业偏重药物使用,只要了解药物结构、特点及作用,不需要掌握怎么合成,这种情况下,药物化学的讲授应当有所侧重,但不是所有老师都会适应教学要求相应作出调整。”上述同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