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卢浦大桥到吴中路

创业故事 阅读(1550)

  十三与君初相识,王侯宅里弄丝竹。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再见君时妾十五,且为君作霓裳舞。可叹年华如朝露,何时衔泥巢君屋?

  刚到上海时,他在一家成品内衣仓库工作。仓库在松江的一个小镇上。这年发生了很多事,若干个人生第一次。第一次用ATM机,开始有了自己的QQ,买了第一部(黑白)手机。第一次和她有了肌肤之亲。那一年,他28岁。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非常节省,不需要追问为什么。只要能省下来些钱,三五百的也要汇寄回去。像是一种内心的本能。

路。

  好在有礼拜天,休息不上班就相邀一起出去玩。有一天,他喊一位伙伴陪着一起要去理发。

  理发店就在离仓库不远的吴中路上,与七莘路相接。理发店很小,只摆着两张座椅。理发的是个女师傅,与他一般的年纪。

  他的习惯是单一认旧,几乎每次都要来这家理发。逐渐和女师傅相熟起来。女师傅个子不高,小巧玲珑的样子。她告诉他她叫王萍,是位川妹子。

  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促使,他和她有了某种默契,依恋。互相留了手机号码,既使不来理发,每天都通过发短信交谈。异性的自然吸引和好感,在彼此间一天天滋长。他们有机会就相约去逛七宝老街,排队吃刚出锅的海棠糕。去外滩,看浦江江上的船只。乘轮渡去浦东,看摩天大厦,观露天演出,逛淮海公园。从熟识到牵手,他们有了恋爱的模样。

  很快到了第二年春天,内衣销售进入淡季。仓库通告说要裁员,没有任何补偿。大伙本来就不想干,也不懂得保护自己的权益。招之则来,挥之即去。他和伙伴们就是这样一群盲目又无知的青年。

  他因为老实,这是大家公认的。话少,做事认真,任劳任怨,近乎像个傻子。然而傻人的福气来了,仓库领导找到他,说有个亲戚开的贸易公司需要人手,问他愿不愿意去?当然愿意,只要能留在上海,只要能和王萍不分开。

  贸易公司在卢浦大桥旁,离吴中路有一段距离。幸好一样有礼拜天,于是趁每个礼拜天,他都从卢浦大桥赶到吴中路,转两次车,花两个多小时来与她会面。

  距离确实能产生美,增加彼此的想念。那些日子,一次次的往返来来回回,他累且快乐并幸福着。

  他们有了男欢女爱,第一次是慌乱的,紧急的,羞涩的,却又是无比甜蜜留恋的。她一头浓密的长发,在他的眼前散发出黑亮的光。她翻坐到他的身上,随着起伏,黑亮的光遮住他的眼睛,在雪白的胸膛前,齐齐垂下来,宛如千万个音符在跳动。又像是海的浪花袭卷开,使得他几尽喘不过气来。最后一瘫酥软,融化在一股温热的氛围里。

  三月很快就要过去,到处是草长莺飞。春柳青了,河水绿了,又都舒展开了各自的身姿。只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一天,当他收到王萍发来的信息时,他看到短信上说:以后你如果不是理发,就不要再来了。他顿时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里得罪了她,让她不开心了?突然要说出这样生疏的话来。

  有些结局似乎在故事之前就有了某种预示。是啊,他一个普通的打工仔能给她什么?她还那么年青,她的梦谁来给她实现?

  在逐渐冷淡到疏离中,使得个性倔犟的他像失了自我的尊严,自责的同时,受到深深的打击。他天真的想:等有一天有钱了,发达了,老子一定找个比她还要好的女子。

  原来王萍也是个喜新厌旧的人!不知在那一天,就认识了一位当地的男人。年纪有点大,可毕竟是上海人。只是不知道,后来王萍和这个上海人有没有结果?

  那些日子,他每日无精打采,颓废萎靡。每每想着曾经的好,一幕幕仿佛在眼前。只是一睁眼,梦就醒了。想起送她的白玫瑰,想起老街上的海棠糕,想起那些小桥流水下的情和爱。他常常站在卢浦大桥下公司的草坪前,对着浦江水黯然神伤,流下懦弱,悔责,悲愤的泪水。

  直到如今,他还在想:为什么眼泪会是咸的呢?!

路上。

  那个时候,以为爱就爱了,散就散了,没有什么大不了。总觉得还有机会,还可以来爱。其实,人生却不是这样。越到后来,爱,越来不容易了。

  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别你登长道,转更添烦恼。楼外朱楼独倚阑,满目围芳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