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处大家闲聊,有料。搞定一家常务理事就有1万5千提成

创业故事 阅读(1213)

伊主任心里还有不想当众说出来的工作模式。

直到大家在外晚餐后,都回到三塘大街七巷的住处,才坐一起聊,而小程小赵小余又不在。

他好象特别喜欢这样扯工作事,比在报社开会讲话生动得多。待遇也好些啊,晓吾给倒水,邹兵给泡茶。童人俊也过来了,还问了晓吾为何没开会的事?晓吾向那间大房努努嘴,说是请假过了,约老乡取来铺盖。

邹兵晚上烧了一条鲈鱼,看这架势,他和伊主任不会上海花大厦员工食堂吃饭,他请刘光远和光阳动动筷,自然是各得到一个回谢,也得知俩人吃过了。

刘光远见这堆人都围着一起,蛮热火的样,不想一人向卧室看书,就找张橙坐下。

伊主任当然唱主角,手舞足蹈。

“新闻这一块就不多说了,章人俊有的是办法,也有经验,最后还有贺总编把关。最主要是我们采编这块,报社靠它运转。上午我们就把布局弄出来了,行业特点也告诉大家。现在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出击,方式方法。就管理角度,从这个报社实际出发,还是希望大家结组比较好。比如说刘光远,搞公关,或者沟通有一套,那就在后面,派光阳给你。光阳跟着你,或者你跟着他,都可以,你们一块去采编,以后的结队就维持下来。”

刘光远笑了,这光阳不是采编部副主任吗,还没上任,就这样没了身份。这就暴露实际上的报社管理情况,是有点扯淡。

邹兵就说:“我反正是跟着伊主任啦。”

伊主任端着一只大杯喝着茶说:“适当成熟的时候,肯定要他们酒店支持的,相辅相成嘛。做广告、给赞助、或者订大量报,都好。订报的形式我章人俊,跟黄助理都讲过,不能照从前那些方式了,就是这一个店,一个宾馆,给每个客房订一份报,不现实,除非全送它。我们的意思是以活动为主,他们搞活动的时候,我们卖个两三千份给他们,它不是要搞印刷吗?那印刷就免了,是吧?我们给他们搞专刊。”

章人俊就插嘴答:“应该就是这样子。报社加印就好了,要多少加印多少,这个方便。”

伊主任站起来,上了卫生间一趟,说:“我跟邹兵结个队,成一组。我跟他也是老朋友。虽然在报社工作不一样,过去在工厂,我们搭配过,配合的,那是相当的好。是不是,邹美男?这家伙有个特点,就是愿意干,愿意做事。我是有点懒啊。我动关系啊,拉拉扯扯的,喝喝酒什么的,走走前面,这个我可以。创收就交邹兵干。听着了吗?美男子。”

大家都笑。

光阳又要抽他的“555”烟了,伊主任让他别走开,没关系,大家都抽一点嘛。

光阳就笑说:“伊主任,我们都听了这么多了。是不是报社不发工资啊,怎么全是搞创收提成啊?黄助理告诉我,是有月工资的啊。“

刘光远此前早就解决了这个疑问,否则也不会从南衡来,他不但知道有工资,还会有红包,写稿还有稿费拿,如果为报社创收了,还有提成。

章人俊第一次笑了,牙齿挺白的,说:”我来告诉你们吧,报社呢,是要发工资的,但要知道,你领这点工资的话,在广州还是很少,存不了几个钱。拿红包的话,你去一家酒店,也就第一次采访时,可能会有一个吧,以后有活动的时候,也会有点。稿费,那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再说,这个稿费吧,还是留给他们几个编辑好,人家也辛苦,这周报纸没完,下周就要组稿了,留点版面给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一句话吧,大家如果搞上创收了,都不愿意再拿其它的,这几年下来,我看得多了。说不定,下个月起,你们中就有不愿报社开工资的了。“

伊主任说:”算算帐嘛,你一月工资两千、三千,你拿下个酒店,不论理事会成员,广告,专题还是其它,只要是进帐,拿工资的提成是百分之十,一万一千,不拿工资的提成是百分之三十,一万三千。一个月,怎么的搞,都得出一两单,两三万吧,就算两万吧,你一个月就有六千收入,你愿意拿哪头呢?我讲实话啊,那点工资,我看不上。“

老天,原来都是这样啊。刘光远有点坐不住了,因为他们都是划定利益范围了。这心不由也有些跳,虽说胆略在,也有实际上做不成的可能啊。

晓吾一旁说:“那我和小余呢?”

章人俊说:“啊,你们也可以搞啊,主要还是发行,其它创收搞得到也好,别小瞧发行创收,一年下来,提成不少。你这个对酒店宾馆,对旅游业来说,都是刚性需要嘛,它得了行业吧,得了解别人的经验吧,广东就没几个做这些资讯的,大报根本没看上。”

伊主任笑说:“晓吾好办。你们两个搞发行,我这么算,一个南一个北,先这么定,晓吾跑南边这块。呃,小余呢,是叫余会昌吧?就跑北边。这家伙呢,没回来?我发现他经常不在,没什么存在感嘛,这家伙肯定干不长,他妈/的,他妈/的,那个口头禅,真难听。他在搞融资拆借吧,估计是找个打电话的地方。“

大伙一哄而笑。这余会昌,理个头就是农村会计头,三七分着,说话的确有这个三个字在,素质就这样,怎么可能嘛。而他正从屋外回来,也不坐下,一个人上了房。

光阳抽着烟,狠吐一口,笑道:”伊主任,报社没女生啊?也招几个嘛。不是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国外还有个鲶鱼效应一说呢。“

刘光远说:”这样的工作环境,她们来干啥?不容易的。“

只见晓吾离开,先上大房去了。

邹兵说:”就是就是。没个美女也不好,没生气。“

伊主任笑说:”隔壁旅游社的导游,好几个女生,我还有亲爱的在那边呢。她们没事会过来看看的,熟悉就好了。你奶奶的,你不是要阿春过来住的吗?“

邹兵说:”嗯,她回新会了,我正在设法叫她。“

大家坐着坐着,聊着聊着,也就各个散了。

刘光远其实也有计划,就是先逮住一个可以拿下来的酒店作样板来开拓这个市场。无论是怎么回事,拿下来一个奠定自己的基础嘛。只是如何拿下第一家,得筹划筹划。

光阳又叫他上伊主任的小房里再聊。光阳说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做这个,有点没有信心啊。

伊主任就给他说了很多好处:可以认识许多头面人物,可以结交许多名流,再说,除了工资之外,好处也不少。你有个副主任头衔,有身份感,最好能拿下一家常/务理事回来,提成额大,有什么不好?常/务理事是五万费用,一下提成就有1万5千,知道吗?

他又说了:”黄助理早就看中了刘光远了。对吧,能说会道,社交攻击性强,而你又会写文章。所以,好好合作吧,我看好。”

这显然是打哈哈了,没什么可以继续交流的。俩人只好退出来,上自己的房间。

光阳问他怎么看?又怎么干?刘光远说:“其实,无论三星,四星,还是五星酒店,他们都需要向外宣传的,但他们更希望在面对全社会的宣传媒介,对行业报刊,我看看得不太重。因为效应比较差,最多能做得形象宣传,促销是没有影响的。只是在一个行业嘛,互相关照是可以的。”

光阳问说:“这些酒店不认同我们的吗?”

刘光远说:“主要原因在那些酒店顶层管理者,他们对《海花酒店报》可能不太接受,也不太熟悉,而与我们有联系的人吧,大都会在公关部,总经办工作,这些部门没有决策权,只有建议权,而它们的建议大都会被否定。管理者是要管效益的。”

“你有什么计划没有?”

“慢慢来吧。我来开拓,你写稿。我从前在南衡,做过一家饭店老板的秘书,我懂点他们的心思。”刘光远的确是做过一阵的,那是南衡第一家搞承包责任制的国营饭店。对方看起来合作也不错,他自己讲是贵州师范大学毕业的,那就是正规大学生嘛,写个稿,算啥,一定好。

两人商定了,集中全力先搞定江南这边天,路近成本低。主要想方设法拿下酒店董事长或总经理做专访,用这个开路。无论什么样的酒店,都要这样子来做,因为只有他们才有决定权。如一步步搞公关,搞通联,等酒店宾馆饭店有活动再要支持,就太慢了。

刘光远心中有两个目标。一是江临酒店,这个好象在江南这边算是不错的形象店,也有企业形象意识,这些都是他的报上看到的,常在做些推介,二个目标是把大星都酒店给拿下来啊,这家酒店的三星级,一切配套设施都不错,还自己卡拉ok厅,搞定了么,工作完毕以后也就有个

地方轻松,只要把跟这个关系搞好的话,这样的夜晚就不再那么无聊。

光阳开始去冲凉,因为晓吾说,现在冲凉没人。他先是谦让了刘光远又谦让了他。

光阳这个人好象还行,尽管是伊主任安排,大概也是代表报社的吧。他对光阳是满意的,这家伙毕竟是城市人啊,与自己各方条件相当,特别是文化沉淀。

欢迎阅读下一节,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