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乡村:一杯酒,家破人亡……

创业故事 阅读(1255)

  2019 村头菜池

  文:李祥宁

  图:来自网络

  俗话说: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确,人在喝酒后会精神焕发,倍感年轻,年轻人的那些活力与激情也让人身心愉悦!可那些冲动亦会彰显无遗,那些冲动后被惩罚的结局,又多是那么的无奈、悲恸、不忍卒读……

  同村的一个大哥,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生人,自小家境贫寒,很早就融入了社会,自踏入社会后一直混迹于新疆的建筑行业,每年和绝大多数农民工一样,开春出门年底回。个人大事上也和众多农村年轻人一样,20岁左右就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有了自己的家庭。虽是常年在外,但也没耽误自己的齐家之乐,很早的就已经儿女双全!

  

  因着自己青春期时的任性叛逆,非典那年我被爸妈“下放”到了新疆库尔勒去体验建筑队的辛酸苦累。也是阴差阳错吧,我和带我去的一个哥哥找了好几个工地,因为是刚过春节,正好是农民工的“返工”浪潮汹涌之时,每个工地都已人满为患。我俩又辗转了几个工地试试运气,没想到遇到了那位大哥,我们也随之安稳了下来,并和他同一宿舍。

  他当时在新疆建筑行业的钢筋圈已小有名气,他专业是握箍筋,有个自己的名号“李一毛”。凡经他的手出来的箍筋,紧凑有型,一毫米的误差都不带有的,游标卡尺都打不出任何差错。他所握出来的箍筋,从地面往上摞的话,无论码到多高一点点倾斜都不会有的,不管从什么地方量,四个面的高度绝对一模一样。

  我们宿舍就我们四个人(直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都是大通铺的建筑队宿舍,偏偏给我们四个人单独一间屋),还是两张真正的上下铺。他打饭打水时经常会一块弄来,他也爱喝点小酒,一般都是晚上收工以后大家一起抿上几口。平时就打打牌听听音乐,他也挺爱阅读和学习的,杂志报纸我们宿舍没断过。

  

  我瘫痪以后,由于他常年在外,而我们两家离的又稍微有点远,除了春节就很少有他的消息了。后来有他确切消息的时候,我们已经阴阳两隔……

  经过在新疆多年的摸爬滚打,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机会,也承包了一些工程带着大家共同发家致富!那一年春节刚过,他骑着摩托车去联系工人时,多喝了几杯酒。回家的路上车速过快,一头栽进了路旁的大沟里,当场就呜呼哀哉了。

  料理完他的后事,他媳妇带着孩子离开了曾经“温馨”的小家,他的父母因为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和人去楼空的痛苦与打击,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封住了小屋的门窗,躺在自己的床上,点燃了一盆木炭……

  

  那曾经满是欢笑的小院,现在也已经破败不堪,再找不到走进小院的路……

  文:李祥宁

  图:来自网络

  俗话说: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确,人在喝酒后会精神焕发,倍感年轻,年轻人的那些活力与激情也让人身心愉悦!可那些冲动亦会彰显无遗,那些冲动后被惩罚的结局,又多是那么的无奈、悲恸、不忍卒读……

  同村的一个大哥,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生人,自小家境贫寒,很早就融入了社会,自踏入社会后一直混迹于新疆的建筑行业,每年和绝大多数农民工一样,开春出门年底回。个人大事上也和众多农村年轻人一样,20岁左右就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有了自己的家庭。虽是常年在外,但也没耽误自己的齐家之乐,很早的就已经儿女双全!

  

  因着自己青春期时的任性叛逆,非典那年我被爸妈“下放”到了新疆库尔勒去体验建筑队的辛酸苦累。也是阴差阳错吧,我和带我去的一个哥哥找了好几个工地,因为是刚过春节,正好是农民工的“返工”浪潮汹涌之时,每个工地都已人满为患。我俩又辗转了几个工地试试运气,没想到遇到了那位大哥,我们也随之安稳了下来,并和他同一宿舍。

  他当时在新疆建筑行业的钢筋圈已小有名气,他专业是握箍筋,有个自己的名号“李一毛”。凡经他的手出来的箍筋,紧凑有型,一毫米的误差都不带有的,游标卡尺都打不出任何差错。他所握出来的箍筋,从地面往上摞的话,无论码到多高一点点倾斜都不会有的,不管从什么地方量,四个面的高度绝对一模一样。

  我们宿舍就我们四个人(直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都是大通铺的建筑队宿舍,偏偏给我们四个人单独一间屋),还是两张真正的上下铺。他打饭打水时经常会一块弄来,他也爱喝点小酒,一般都是晚上收工以后大家一起抿上几口。平时就打打牌听听音乐,他也挺爱阅读和学习的,杂志报纸我们宿舍没断过。

  

  我瘫痪以后,由于他常年在外,而我们两家离的又稍微有点远,除了春节就很少有他的消息了。后来有他确切消息的时候,我们已经阴阳两隔……

  经过在新疆多年的摸爬滚打,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机会,也承包了一些工程带着大家共同发家致富!那一年春节刚过,他骑着摩托车去联系工人时,多喝了几杯酒。回家的路上车速过快,一头栽进了路旁的大沟里,当场就呜呼哀哉了。

  料理完他的后事,他媳妇带着孩子离开了曾经“温馨”的小家,他的父母因为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和人去楼空的痛苦与打击,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封住了小屋的门窗,躺在自己的床上,点燃了一盆木炭……

  

  那曾经满是欢笑的小院,现在也已经破败不堪,再找不到走进小院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