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北戴河新区沿海防护林建设纪实(上篇)

创业指导 阅读(1168)

  2019 秦皇岛新闻网

  

  

  秦皇岛新闻网讯(通讯员静伟 刘宏伟 张健记者刘福庆 李志财)1959年,牛犇等主演的《沙漠追匪记》全国公映,影片中漫漫沙漠外景,就是在当时还是一片沙海的北戴河新区滨海区域拍摄。今天,经过一代又一代人沙漠造林,昔日茫茫沙漠已经变成莽莽林海。

  莽莽林海筑起绿色长城

  行走在北戴河新区长达82公里的海岸线上,这片150平方公里沿海防护林带,已经形成广袤的绿色海洋,在蔚蓝的大海之滨,筑起了一道防风固沙、阻挡风暴潮的绿色长城。

  

  蔚蓝海岸绿色长城。

  建国初期,在这片曾经茫茫飞沙的不毛之地,响应周恩来总理建设国有林场、让青山常在永续利用造福子孙后代号召,在今天北戴河新区区域沿海岸线建起了两大国有林场——团林林场、渤海林场。从那时起,一代又一代林场建设者来到荒草飞沙地,住马架子、搭窝铺、风餐露宿、夜以继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坚韧的毅力和辛勤的汗水,誓让沙海变绿洲。

  几代林业人战天斗地付出,一代代林业科技工作者潜心攻关、试种培育,今天,在这片蓝色海洋与绿色海洋交相辉映的生态高地,一个草木灌木乔木和丰富动物资源共同构成的沿海防护林体系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妆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开国林垦部长梁希先生这样描绘绿色中国建设愿景。今天,北戴河新区一代代沙荒植绿人接续奋斗建起的浩瀚林海,就是这一美好愿景最生动写真。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就是资源,生态就是生产力。”在习近平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思想指引下,北戴河新区传承绿色发展优良传统,不懈奋斗,努力让绿色发展积淀,在全方位推进区域产业结构调整、发展现代旅游业、打造滨海体育健身基地、建设国际康养旅游度假目的地中充分发挥出绿色生态基础优势。

  搭马架睡窝铺造台田种活树

  盛夏七月,69岁的王贵成依然是43年来爱树、种树、看树的老习惯,黎明的曙光里,王贵成早早就要去造好的树林里、还要去准备植树的地块儿,去看,去想,在他亲手植下的郁郁葱葱的绿林间,行走,观察,哪片林地该再浇一遍水了,哪几棵树这些日子瞅着有点儿不精神,哪些地块儿还能加密种植些新树种……南娱大道旁的绿林深处,抚摸着退休后这些年又栽下的已经长得很有气势的大杨树,王贵成,这位在北戴河新区渤海林场工作38年已退休的原林场副场长动情地说:“我干了一辈子这个,我离不开它。”

  

  “我干了一辈子这个,我离不开它。”王贵成说。

  一天,从天色微明到太阳落山,一年,从春风吹拂到寒风凛冽,一辈子,从朝气蓬勃的青年到头发花白的老年,王贵成亲身经历了这片如今绿意葱茏的土地,曾经是怎样在一代代人的青春里、在一把把的汗水里、在一重重似乎不可逾越的困难里,从茫茫沙荒到莽莽绿洲。

  建国之初,周恩来总理就指出,中国最缺乏的资源是森林,中国是一个森林资源消耗大国,林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林业对国家建设和改善生态环境都有重大意义。1962年,国营林场开始建设,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办成32个试验林场,并在全国迅速推广国营林场建设试点经验。今天,全国在国土保安方面发挥着重大作用的4200个国有林场,北戴河新区的团林林场、渤海林场就位列其中。

  1976年,王贵成来到渤海林场参加工作。“你知道塞罕坝刚开始的样子吧,和那一点儿不带差的,一片沙漠。”王贵成老人说,他到渤海林场的时候,第一代创业者已经在造林条件相对好一点的地方造了一些林。但林场整体造林条件依然十分艰苦:“那时栽树,你前头栽,后面一场风就埋上了。沙丘会走,一层一层往起扬。”“我们就挖一个个小窝窝,把小苗栽下去,再用稻草围成一个遮蔽风沙的小挡头儿,把小苗围上,防止大风吹起的沙子把小苗埋住。”就这么一点点地把树苗栽上,再提溜点儿水把树苗浇上。

  

  1964年渤海林场知青合影。

  那时,这里一间房都没有,住的地方就是找几根木棍支起来,搭个马架子,上面用稻草一苫,就住里面。“后来,终于有了这个三间房。”里里外外再看看这个见证着那些艰苦造林岁月的老房子,王贵成老人无限感慨地说,当年,这里四周没有现在这些树,一点儿都没有,四周都是荒沙,建起三间房,就是造林的地方离住的地方远,就建了这个办公兼歇脚的小房子,“当时这是很不错很不错的房子了。”在老人的话音里,听得出“三间房”就是一场场造林大会战的前线指挥所,就是无论多么千难万险也要在沙荒上种活一棵棵小树苗的不屈不挠。

  “吃水,就是用铁锹挖个坑,用农村家里编的那种小篓子放到坑里,里面再续点儿草起过滤作用,然后就从里面舀点儿渗出来的水吃。”王贵成说,种树大会战,常常都是从天明干到天黑,那时生活都困难,林场工人吃的就是窝头、白薯、秫米粥。那时还是小伙子的王贵成,干半天活儿,到中午吃饭,从家带的两块棒子面饼根本不够吃,“好多老工人就把他们带的棒子面饼分给我吃。”王贵成说,春秋种树,夏天对种起来的林子进行抚育养护。挖坑栽树、积肥运苗,从天亮到天黑,大汗不断,“穿的袄都湿透喽,衣服后背都是一圈一圈的碱嘎子。”王贵成老人说,三伏天劳动,大汗淋漓,热得不行,要是哪天遇上一场大雨,大家都欢天喜地在大雨里欢呼“可凉快凉快啦”!

  海边风沙地,盐碱大,降低沙土盐碱度,栽的树成活的可能性才大点儿,林场人在反复种苗摸索中找到了“好办法”,就是“调台田”。在一片荒沙滩上,一锹一锹填上土,把低洼的地方垫起来,形成有效降低盐碱有助于种活树的“台田”。春秋忙种树,夏天忙林地抚育,所以调台田的活儿都放在冬天进行。“冬天调台田,都是光着膀子干。”王贵成说,干到中午吃饭,带的窝头、白薯都冻得梆梆硬,一啃啃出一道牙印儿。晚上回马架子,就在铺的稻草上睡。苦不苦?累不累?值不值?“党信任咱,把林场成立起来,让咱们来干,咱就得听党的话。”王贵成老人说,那时,从来没有一个人想挨不挨累、吃没吃亏,“就是一心想着把这棵树怎么栽活喽,怎么能让这块地儿绿起来。”

  生产工具有什么?除了铁锹就是铁锹。“那时林场趁一头毛驴!”王贵成欣喜地回忆起,栽树拉树苗,毛驴贡献大,那时林场工人心中有很重要的“二老”就是“老毛驴、老榆树”,老榆树是第一代林场人在最艰苦环境中栽下的第一批生长比较好的树。植树造林,“人学毛驴,栽的树要学老榆树。”坚韧勤恳的林业人就是凭借这种精神,在艰苦瘠薄的沙洲上栽活了一棵棵槐树苗、榆树苗、杨树苗、柳树苗。

  

  1964年天津知青李吉生与林场好劳力小红马合影。

  “我们还不是最艰苦的。”王贵成老人说,“国有林场的第一代建设者,他们,才是最艰苦的。”

  72岁的李吉生老人、潘家旗老人、73岁的金岩老人是建设团林林场的第一代林业工人。1963年,三人作为天津下乡知青,来到团林林场参加沿海防护林建设。

  

  1964年团林林场七里庄林区知青合影。

  李吉生老人回忆说:“我们学生们刚到林场时,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一片的荒沙。”当时林场的固定资产就是猪圈、牲口棚、毛草房,老牛破车疙瘩套和煤油灯。没有电灯,没有电话,没有像样的道路,一切都要白手起家。潘家旗老人说,刚到林场,到处是荒凉,没有住的地方,女生就住到焦庄林区老百姓家,男生就住焦庄林区的养猪场,“一排排用石头砌起来的养猪场,没有顶,我们就用稻草编成盖,下面铺上稻草就当床。没有门,就用绳子和稻草做个帘子挂上挡风。”

  

  1965年团林林场天津知青林玉金在苗圃劳动。

  固沙造林,就是在流动的大沙坨峪上造林,“团林林场的吴家铺林区,沙坨峪有几楼房高,想看到沙坨峪的顶儿,得仰脖儿使劲往上才看得到。”潘家旗老人解释说,沙坨峪,就是大风积年累月吹起的一道一道的大沙山。“建国初期有部电影叫《沙漠追匪记》,电影外景就是在当时还没有林场造林的沙海里拍摄的。”李吉生老人说,看看这部电影,就知道当时海边这一带有多荒凉、一道道的沙坨峪有多壮观。

  “在沙坨峪上造林,要从沙坨峪的最外围靠近海边的地方造起,因为风从外往里吹,植树固沙要从最外围开始,一道沙坨峪一道沙坨峪地往里来。”金岩老人说,为了让沙坨峪快点儿绿起来,团林林场开始造林大会战,“每天我们都要背着树苗一步一步往沙丘上艰难地搬运,一捆树苗,大约需要四五十分钟才能运到种植点。”李吉生老人说,背树苗爬沙坨峪的时候,有的地方可以走着上去,一步一个沙坑,有的大沙坨根本走不上去,只能爬着上,沙子松软,爬两步退一步。树苗和稻草都要靠人背肩扛,一般都是先背到较平坦的丘间地,再背到需要种树的地方。金岩老人说,那时她们一起来林场的女生都不到20岁,每人一次背三四捆树苗上沙坨峪上攀爬,沙坨又高又陡,“背着树苗往沙坨子上爬,脑瓜子上前使劲,脚丫子上后出溜。”金岩老人说,背着树苗登沙山,全力向上使劲,一走一陷,连人带树苗一劲儿向下出溜。“冬天,翻沙坨峪植树,风一刮就像刀子在脸上划一样。”金岩老人说,那时,林场的姑娘们都和男同志一样干,谁也不甘落后。

  

  1965年团林林场吴家铺林区进行幼林抚育。

  在流动的沙丘上植树,遇到的困难难以想象。大面积固沙造林从每年深秋季节开始,先选择比较平缓的迎风坡和沙丘边沿,植入截了干的洋槐树苗。“我们都是俩人一组,男的挖坑,女的放树苗,和我一组的男同志挖好了树坑,我赶快就往里放树苗,回填好,赶紧用脚踩实,又跑到下一棵的地方,挖坑、栽苗。”金岩老人说,没人督促你必须这么快干,但是大家心里都是一个劲儿,快快干,快快栽,让沙坨峪快快绿起来。栽好树苗,再在每株树苗前埋一束稻草,这是固沙造林关键的一步,也是大家集体创造出的好方法。“在树苗还没成活之前,稻草围固着苗根不被大风吹出来,那一片一片金黄色的稻草束,就象是给沙丘穿上了靓丽的裙装。”在金岩老人的回忆里,听得出最艰难困苦的沙荒植绿岁月里那种誓要绿化祖国山川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背稻草在沙坨峪上打“井”字,是为了更好地固沙护树苗,“大风呼啸的冬季,我们还要在多个风口处重新补埋稻草,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李吉生老人说,就是要确保栽下的树苗来年春天有较高的存活率,当时,每年光是靠人力运送的稻草就有十几万斤。冬天,沙坨子都冻上了,背着稻草向上攀登,一步一滑,“回来可就快了,从沙坨子上头,就跟现在滑雪滑沙似的,一出溜就到沙坨子下面啦。”金岩老人笑着说,沙荒植绿的岁月就是这么苦中也有乐。经过一年生长,第二年春天,一片一片绿油油的小树苗,带给了大家惊喜,也带给大家新的希望。沙丘前沿有了绿色的挡风墙,再逐步往沙丘的上部推进。第二年秋天,就在这道绿色防线后面,再开始造林、埋草。就这样年复一年,向沙丘的顶部推进,实现对一道沙丘一道沙丘的固沙造林。“固定一个沙丘至少要三到五年时间。”李吉生老人说。

  那时,每天爬沙坨子挖坑种树,中午不休息,秫米粥、白薯、白薯面窝头,都是食堂师傅挑着担子,一头水、一头干粮,送到地头。“‘黑桃A’是最好吃的。”潘家旗老人笑着解释说,“就是白薯面窝头,因为有点甜,大家认为是所有干粮里最好吃的。”那时,林场工人每人每月粮食定量男的30斤女的29斤,干重体力活儿,油水又少,根本不够吃,林场就号召职工自己动手种庄稼。种庄稼都是在沙坨子上,“在沙坨子上种庄稼,是为了防止遇有雨水会淹了庄稼。”潘家旗老人说,冬天在沙坨子上开荒种地,沙坨子都冻上了,就用镐头一镐一镐地刨,苞米、高粱都自己种。“冬天干活一身汗,没水喝,沙坨子刨到深处,就能看见水了,就用铁锹撇点儿喝解渴。”金岩老人说,干累了,大家就到沙坨子两旁低洼的沟里,互相抱着取取暖、歇会儿,赶快接着再干。撒完种,还要拉磙子把翻松的浮沙土压实,这样利于保墒,可以让种子和下面的湿沙土贴近,便于种子发芽生长。石磙子很沉,都要靠人力用绳子拽着使劲上前拉。“我们还学会了用紫穗槐的条子编成‘盖’。”金岩快乐地回忆,压盖,就是一人在前面赶着牲口拉,一人踩在盖上面靠体重来压实翻松的沙土,“这样比人工给播下去的种子覆土效率要高得多,我们家金岩是压盖的好手儿。”潘家旗老人幸福地笑说他和金岩就是在林场植绿的岁月里成为了一辈子的恋人。

  

  1964年天津老师和同学来团林林场看望林场知青。

  那时,常常都是今天种好了一小片,转天早上兴冲冲地来种下一片时,发现前一天种的树苗都被风吹趴下了,还得重新扶正、栽好。肩膀、双手、双脚都磨肿了,出血泡了,大家互相鼓励着,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1964年,为增加瘠薄土壤肥力,提高造林成活率,团林林场开展积肥夜战。上河沟里挖河泥,挑灯连夜干,冬天的河沟,下面冰冻拔骨,挖河泥积肥,冰水常常灌到靴子里,刺骨地寒冷,但为了来年开春有足够的肥料保证植树成活率,男同志装肥,女同志卸肥,干到夜里12点、干通宵是常事。“林场刚建设时,没有任何通信条件,有了紧急的事,就靠骑拉树苗的马去场部送信儿。”潘家旗常常被委以这项重任,早晨骑马从林区走,到场部办完事,早了,就连着往回赶,晚了,就在场部吃口饭再赶快回,回到林区,天也差不多就黑了。潘家旗老人说,后来,为了改善通讯条件,1964年,林场开始架设通讯线路,他参加沿海岸线通讯线杆的搬运、架设工作,两人一组抬杆子,重重的电线杆真沉啊,“我们大家都咬着牙一根一根地搬!”潘家旗老人说,就这样,终于,在大家的努力下,“整个林场从南到北,手摇电话机终于通了!”彻底结束了林场骑马送信儿的历史。

  

  2006年天津知青回访团林林场吴家铺林区(右一为李吉生)。

  “就这样年复一年地辛勤栽种,防沙林带在我们眼前成长起来,越来越宽、越伸越远。”那些沙荒造林的火热岁月在李吉生、潘家旗、金岩三位老人心里留下的是永生难忘的壮怀与激情。“干了十几年,荒芜的沙丘终于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洋槐林地,有了开满槐花的槐花海,有了弥漫在空中的幽香。还有现在黄金海岸旅游区的绿色林带,都有我们当年的奋战成果。”回忆年轻时代的沙海造林岁月,年逾古稀的李吉生、潘家旗、金岩三位老人充满壮志已酬的欣慰与感怀。这种欣慰与感怀,就是整整一代林场开疆拓土者绿化祖国山河人生最高价值实现,这个价值用王贵成老人的话说就是“我们在盘古开天地就不长树的地方种活了树”!

  

  昔日沙荒变林海。

  编辑:李志财

  

  

  秦皇岛新闻网讯(通讯员静伟 刘宏伟 张健记者刘福庆 李志财)1959年,牛犇等主演的《沙漠追匪记》全国公映,影片中漫漫沙漠外景,就是在当时还是一片沙海的北戴河新区滨海区域拍摄。今天,经过一代又一代人沙漠造林,昔日茫茫沙漠已经变成莽莽林海。

  莽莽林海筑起绿色长城

  行走在北戴河新区长达82公里的海岸线上,这片150平方公里沿海防护林带,已经形成广袤的绿色海洋,在蔚蓝的大海之滨,筑起了一道防风固沙、阻挡风暴潮的绿色长城。

  

  蔚蓝海岸绿色长城。

  建国初期,在这片曾经茫茫飞沙的不毛之地,响应周恩来总理建设国有林场、让青山常在永续利用造福子孙后代号召,在今天北戴河新区区域沿海岸线建起了两大国有林场——团林林场、渤海林场。从那时起,一代又一代林场建设者来到荒草飞沙地,住马架子、搭窝铺、风餐露宿、夜以继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坚韧的毅力和辛勤的汗水,誓让沙海变绿洲。

  几代林业人战天斗地付出,一代代林业科技工作者潜心攻关、试种培育,今天,在这片蓝色海洋与绿色海洋交相辉映的生态高地,一个草木灌木乔木和丰富动物资源共同构成的沿海防护林体系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妆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开国林垦部长梁希先生这样描绘绿色中国建设愿景。今天,北戴河新区一代代沙荒植绿人接续奋斗建起的浩瀚林海,就是这一美好愿景最生动写真。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就是资源,生态就是生产力。”在习近平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思想指引下,北戴河新区传承绿色发展优良传统,不懈奋斗,努力让绿色发展积淀,在全方位推进区域产业结构调整、发展现代旅游业、打造滨海体育健身基地、建设国际康养旅游度假目的地中充分发挥出绿色生态基础优势。

  搭马架睡窝铺造台田种活树

  盛夏七月,69岁的王贵成依然是43年来爱树、种树、看树的老习惯,黎明的曙光里,王贵成早早就要去造好的树林里、还要去准备植树的地块儿,去看,去想,在他亲手植下的郁郁葱葱的绿林间,行走,观察,哪片林地该再浇一遍水了,哪几棵树这些日子瞅着有点儿不精神,哪些地块儿还能加密种植些新树种……南娱大道旁的绿林深处,抚摸着退休后这些年又栽下的已经长得很有气势的大杨树,王贵成,这位在北戴河新区渤海林场工作38年已退休的原林场副场长动情地说:“我干了一辈子这个,我离不开它。”

  

  “我干了一辈子这个,我离不开它。”王贵成说。

  一天,从天色微明到太阳落山,一年,从春风吹拂到寒风凛冽,一辈子,从朝气蓬勃的青年到头发花白的老年,王贵成亲身经历了这片如今绿意葱茏的土地,曾经是怎样在一代代人的青春里、在一把把的汗水里、在一重重似乎不可逾越的困难里,从茫茫沙荒到莽莽绿洲。

  建国之初,周恩来总理就指出,中国最缺乏的资源是森林,中国是一个森林资源消耗大国,林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林业对国家建设和改善生态环境都有重大意义。1962年,国营林场开始建设,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办成32个试验林场,并在全国迅速推广国营林场建设试点经验。今天,全国在国土保安方面发挥着重大作用的4200个国有林场,北戴河新区的团林林场、渤海林场就位列其中。

  1976年,王贵成来到渤海林场参加工作。“你知道塞罕坝刚开始的样子吧,和那一点儿不带差的,一片沙漠。”王贵成老人说,他到渤海林场的时候,第一代创业者已经在造林条件相对好一点的地方造了一些林。但林场整体造林条件依然十分艰苦:“那时栽树,你前头栽,后面一场风就埋上了。沙丘会走,一层一层往起扬。”“我们就挖一个个小窝窝,把小苗栽下去,再用稻草围成一个遮蔽风沙的小挡头儿,把小苗围上,防止大风吹起的沙子把小苗埋住。”就这么一点点地把树苗栽上,再提溜点儿水把树苗浇上。

  

  1964年渤海林场知青合影。

  那时,这里一间房都没有,住的地方就是找几根木棍支起来,搭个马架子,上面用稻草一苫,就住里面。“后来,终于有了这个三间房。”里里外外再看看这个见证着那些艰苦造林岁月的老房子,王贵成老人无限感慨地说,当年,这里四周没有现在这些树,一点儿都没有,四周都是荒沙,建起三间房,就是造林的地方离住的地方远,就建了这个办公兼歇脚的小房子,“当时这是很不错很不错的房子了。”在老人的话音里,听得出“三间房”就是一场场造林大会战的前线指挥所,就是无论多么千难万险也要在沙荒上种活一棵棵小树苗的不屈不挠。

  “吃水,就是用铁锹挖个坑,用农村家里编的那种小篓子放到坑里,里面再续点儿草起过滤作用,然后就从里面舀点儿渗出来的水吃。”王贵成说,种树大会战,常常都是从天明干到天黑,那时生活都困难,林场工人吃的就是窝头、白薯、秫米粥。那时还是小伙子的王贵成,干半天活儿,到中午吃饭,从家带的两块棒子面饼根本不够吃,“好多老工人就把他们带的棒子面饼分给我吃。”王贵成说,春秋种树,夏天对种起来的林子进行抚育养护。挖坑栽树、积肥运苗,从天亮到天黑,大汗不断,“穿的袄都湿透喽,衣服后背都是一圈一圈的碱嘎子。”王贵成老人说,三伏天劳动,大汗淋漓,热得不行,要是哪天遇上一场大雨,大家都欢天喜地在大雨里欢呼“可凉快凉快啦”!

  海边风沙地,盐碱大,降低沙土盐碱度,栽的树成活的可能性才大点儿,林场人在反复种苗摸索中找到了“好办法”,就是“调台田”。在一片荒沙滩上,一锹一锹填上土,把低洼的地方垫起来,形成有效降低盐碱有助于种活树的“台田”。春秋忙种树,夏天忙林地抚育,所以调台田的活儿都放在冬天进行。“冬天调台田,都是光着膀子干。”王贵成说,干到中午吃饭,带的窝头、白薯都冻得梆梆硬,一啃啃出一道牙印儿。晚上回马架子,就在铺的稻草上睡。苦不苦?累不累?值不值?“党信任咱,把林场成立起来,让咱们来干,咱就得听党的话。”王贵成老人说,那时,从来没有一个人想挨不挨累、吃没吃亏,“就是一心想着把这棵树怎么栽活喽,怎么能让这块地儿绿起来。”

  生产工具有什么?除了铁锹就是铁锹。“那时林场趁一头毛驴!”王贵成欣喜地回忆起,栽树拉树苗,毛驴贡献大,那时林场工人心中有很重要的“二老”就是“老毛驴、老榆树”,老榆树是第一代林场人在最艰苦环境中栽下的第一批生长比较好的树。植树造林,“人学毛驴,栽的树要学老榆树。”坚韧勤恳的林业人就是凭借这种精神,在艰苦瘠薄的沙洲上栽活了一棵棵槐树苗、榆树苗、杨树苗、柳树苗。

  

  1964年天津知青李吉生与林场好劳力小红马合影。

  “我们还不是最艰苦的。”王贵成老人说,“国有林场的第一代建设者,他们,才是最艰苦的。”

  72岁的李吉生老人、潘家旗老人、73岁的金岩老人是建设团林林场的第一代林业工人。1963年,三人作为天津下乡知青,来到团林林场参加沿海防护林建设。

  

  1964年团林林场七里庄林区知青合影。

  李吉生老人回忆说:“我们学生们刚到林场时,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一片的荒沙。”当时林场的固定资产就是猪圈、牲口棚、毛草房,老牛破车疙瘩套和煤油灯。没有电灯,没有电话,没有像样的道路,一切都要白手起家。潘家旗老人说,刚到林场,到处是荒凉,没有住的地方,女生就住到焦庄林区老百姓家,男生就住焦庄林区的养猪场,“一排排用石头砌起来的养猪场,没有顶,我们就用稻草编成盖,下面铺上稻草就当床。没有门,就用绳子和稻草做个帘子挂上挡风。”

  

  1965年团林林场天津知青林玉金在苗圃劳动。

  固沙造林,就是在流动的大沙坨峪上造林,“团林林场的吴家铺林区,沙坨峪有几楼房高,想看到沙坨峪的顶儿,得仰脖儿使劲往上才看得到。”潘家旗老人解释说,沙坨峪,就是大风积年累月吹起的一道一道的大沙山。“建国初期有部电影叫《沙漠追匪记》,电影外景就是在当时还没有林场造林的沙海里拍摄的。”李吉生老人说,看看这部电影,就知道当时海边这一带有多荒凉、一道道的沙坨峪有多壮观。

  “在沙坨峪上造林,要从沙坨峪的最外围靠近海边的地方造起,因为风从外往里吹,植树固沙要从最外围开始,一道沙坨峪一道沙坨峪地往里来。”金岩老人说,为了让沙坨峪快点儿绿起来,团林林场开始造林大会战,“每天我们都要背着树苗一步一步往沙丘上艰难地搬运,一捆树苗,大约需要四五十分钟才能运到种植点。”李吉生老人说,背树苗爬沙坨峪的时候,有的地方可以走着上去,一步一个沙坑,有的大沙坨根本走不上去,只能爬着上,沙子松软,爬两步退一步。树苗和稻草都要靠人背肩扛,一般都是先背到较平坦的丘间地,再背到需要种树的地方。金岩老人说,那时她们一起来林场的女生都不到20岁,每人一次背三四捆树苗上沙坨峪上攀爬,沙坨又高又陡,“背着树苗往沙坨子上爬,脑瓜子上前使劲,脚丫子上后出溜。”金岩老人说,背着树苗登沙山,全力向上使劲,一走一陷,连人带树苗一劲儿向下出溜。“冬天,翻沙坨峪植树,风一刮就像刀子在脸上划一样。”金岩老人说,那时,林场的姑娘们都和男同志一样干,谁也不甘落后。

  

  1965年团林林场吴家铺林区进行幼林抚育。

  在流动的沙丘上植树,遇到的困难难以想象。大面积固沙造林从每年深秋季节开始,先选择比较平缓的迎风坡和沙丘边沿,植入截了干的洋槐树苗。“我们都是俩人一组,男的挖坑,女的放树苗,和我一组的男同志挖好了树坑,我赶快就往里放树苗,回填好,赶紧用脚踩实,又跑到下一棵的地方,挖坑、栽苗。”金岩老人说,没人督促你必须这么快干,但是大家心里都是一个劲儿,快快干,快快栽,让沙坨峪快快绿起来。栽好树苗,再在每株树苗前埋一束稻草,这是固沙造林关键的一步,也是大家集体创造出的好方法。“在树苗还没成活之前,稻草围固着苗根不被大风吹出来,那一片一片金黄色的稻草束,就象是给沙丘穿上了靓丽的裙装。”在金岩老人的回忆里,听得出最艰难困苦的沙荒植绿岁月里那种誓要绿化祖国山川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背稻草在沙坨峪上打“井”字,是为了更好地固沙护树苗,“大风呼啸的冬季,我们还要在多个风口处重新补埋稻草,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李吉生老人说,就是要确保栽下的树苗来年春天有较高的存活率,当时,每年光是靠人力运送的稻草就有十几万斤。冬天,沙坨子都冻上了,背着稻草向上攀登,一步一滑,“回来可就快了,从沙坨子上头,就跟现在滑雪滑沙似的,一出溜就到沙坨子下面啦。”金岩老人笑着说,沙荒植绿的岁月就是这么苦中也有乐。经过一年生长,第二年春天,一片一片绿油油的小树苗,带给了大家惊喜,也带给大家新的希望。沙丘前沿有了绿色的挡风墙,再逐步往沙丘的上部推进。第二年秋天,就在这道绿色防线后面,再开始造林、埋草。就这样年复一年,向沙丘的顶部推进,实现对一道沙丘一道沙丘的固沙造林。“固定一个沙丘至少要三到五年时间。”李吉生老人说。

  那时,每天爬沙坨子挖坑种树,中午不休息,秫米粥、白薯、白薯面窝头,都是食堂师傅挑着担子,一头水、一头干粮,送到地头。“‘黑桃A’是最好吃的。”潘家旗老人笑着解释说,“就是白薯面窝头,因为有点甜,大家认为是所有干粮里最好吃的。”那时,林场工人每人每月粮食定量男的30斤女的29斤,干重体力活儿,油水又少,根本不够吃,林场就号召职工自己动手种庄稼。种庄稼都是在沙坨子上,“在沙坨子上种庄稼,是为了防止遇有雨水会淹了庄稼。”潘家旗老人说,冬天在沙坨子上开荒种地,沙坨子都冻上了,就用镐头一镐一镐地刨,苞米、高粱都自己种。“冬天干活一身汗,没水喝,沙坨子刨到深处,就能看见水了,就用铁锹撇点儿喝解渴。”金岩老人说,干累了,大家就到沙坨子两旁低洼的沟里,互相抱着取取暖、歇会儿,赶快接着再干。撒完种,还要拉磙子把翻松的浮沙土压实,这样利于保墒,可以让种子和下面的湿沙土贴近,便于种子发芽生长。石磙子很沉,都要靠人力用绳子拽着使劲上前拉。“我们还学会了用紫穗槐的条子编成‘盖’。”金岩快乐地回忆,压盖,就是一人在前面赶着牲口拉,一人踩在盖上面靠体重来压实翻松的沙土,“这样比人工给播下去的种子覆土效率要高得多,我们家金岩是压盖的好手儿。”潘家旗老人幸福地笑说他和金岩就是在林场植绿的岁月里成为了一辈子的恋人。

  

  1964年天津老师和同学来团林林场看望林场知青。

  那时,常常都是今天种好了一小片,转天早上兴冲冲地来种下一片时,发现前一天种的树苗都被风吹趴下了,还得重新扶正、栽好。肩膀、双手、双脚都磨肿了,出血泡了,大家互相鼓励着,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1964年,为增加瘠薄土壤肥力,提高造林成活率,团林林场开展积肥夜战。上河沟里挖河泥,挑灯连夜干,冬天的河沟,下面冰冻拔骨,挖河泥积肥,冰水常常灌到靴子里,刺骨地寒冷,但为了来年开春有足够的肥料保证植树成活率,男同志装肥,女同志卸肥,干到夜里12点、干通宵是常事。“林场刚建设时,没有任何通信条件,有了紧急的事,就靠骑拉树苗的马去场部送信儿。”潘家旗常常被委以这项重任,早晨骑马从林区走,到场部办完事,早了,就连着往回赶,晚了,就在场部吃口饭再赶快回,回到林区,天也差不多就黑了。潘家旗老人说,后来,为了改善通讯条件,1964年,林场开始架设通讯线路,他参加沿海岸线通讯线杆的搬运、架设工作,两人一组抬杆子,重重的电线杆真沉啊,“我们大家都咬着牙一根一根地搬!”潘家旗老人说,就这样,终于,在大家的努力下,“整个林场从南到北,手摇电话机终于通了!”彻底结束了林场骑马送信儿的历史。

  

  2006年天津知青回访团林林场吴家铺林区(右一为李吉生)。

  “就这样年复一年地辛勤栽种,防沙林带在我们眼前成长起来,越来越宽、越伸越远。”那些沙荒造林的火热岁月在李吉生、潘家旗、金岩三位老人心里留下的是永生难忘的壮怀与激情。“干了十几年,荒芜的沙丘终于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洋槐林地,有了开满槐花的槐花海,有了弥漫在空中的幽香。还有现在黄金海岸旅游区的绿色林带,都有我们当年的奋战成果。”回忆年轻时代的沙海造林岁月,年逾古稀的李吉生、潘家旗、金岩三位老人充满壮志已酬的欣慰与感怀。这种欣慰与感怀,就是整整一代林场开疆拓土者绿化祖国山河人生最高价值实现,这个价值用王贵成老人的话说就是“我们在盘古开天地就不长树的地方种活了树”!

  

  昔日沙荒变林海。

  编辑:李志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