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宝物被三峡大坝“冲垮”,却在70m深的水底重新“上岸”

创业指导 阅读(760)

  2019 老楼沙画

  

  

  八月,奢侈品们可是出了不少新闻:先有范思哲、蔻驰、CK等国际大牌在T恤上搞了小动作,后有宝格丽赞助金马奖又立刻退出。

  不过,最火爆最有话题度的奢侈品可不是它们,而是——涪陵榨菜!

  起因还是台湾某政论节目中,财经“专家”黄世聪发表的一番“高论”:大陆人已经吃不起榨菜了!

  

  大陆人民可真是太惨了,前几年吃不起茶叶蛋,现在连榨菜也吃不起了,还得天天喝五粮液借酒消愁。可怜的笔爷还是穷人中的穷人,做不到天天喝五粮液啊!

  拥有120年历史的涪陵榨菜突然备受瞩目,涪陵这座小城也从默默无闻到了被大众熟知。但,涪陵才不是只有榨菜而已!

  

  

  你可能知道涪陵榨菜是世界三大腌菜,但你不知道的是,涪陵还拥有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白鹤梁,还是三峡文物景观中唯一的全国重点文物,也是中国唯一一座水下博物馆!

  但在二十年前,我们差点失去白鹤梁这个宝藏文物……

  

  白鹤梁原是大自然的奇迹,地下板块挤压,在长江中心形成了一条与长江平行的砂岩天然石梁。涨潮时,石梁隐没在水下,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退潮时,石梁浮现在江面上,仿佛有人从江中心劈开一条了江水。

  

  而“白鹤梁”这个诗意的名字,有说是因为早年常有白鹤群集梁上展翅嬉戏、引颈高吭得名,也有说是唐代尔朱真人在此修炼,后来得道在石梁上乘鹤仙去,故名“白鹤梁”。

  

  在古代,到了冬天枯水期,涪陵的人们只要看到白鹤梁显现,就知道来年一定是个丰年。

  后来,到了唐代,当地人在白鹤梁上刻出了两条大鱼,当石鱼出现在江面上,无论是地方官员,还是普通百姓,都会来到白鹤梁观水赏景。

  

  

  观水赏景的人越来越多,没有文化的就凑个热闹展望一下来年丰收的景象,有文化的就喜欢作作诗写写文,感怀抒情一番,留下个“到此一游”的痕迹。

  白鹤梁就像是本日记本,不惧人们的涂抹,每一笔题刻都是一段埋藏在时光里的故事。

  

  千百年来,无论是普通小百姓,还是文人墨客,来到白鹤梁就想留下点什么。现存的白鹤梁石刻中,有名有姓的就有500多人,最最有名的则是北宋书法家黄庭坚。

  当时,黄庭坚因修史书而获罪,先被贬到鄂州,再是涪州、黔州。1100年的某一天,55岁的他路过白鹤梁,看到露出水面的石板,也写下了“元符庚辰涪翁来”。

  

  千百年来,石鱼从一条、两条,慢慢变成三条、四条,到最后的十二条,题刻也渐渐增多,至今可考的也有170段。

  

  1200年间,白鹤梁零零碎碎地记录下了每个时代的生活片段,今人古人在同一块石板上隔着时空对话。

  当初的只字片语或许是无心的随笔记录,却让后人不禁遥想当年,千年的历史故事、从前的悲欢喜乐就藏在这一块石板上。

  

  后来,没有人再去刻字,但观看“水落石出”的习俗却延续了下来。

  无论是唐宋时吟诗作对的文人墨客,还是20世纪末拿着相机记录生活的平民百姓,每当春节前后,结伴去白鹤梁,坐在记录了千百年时光碎片的题刻边,吹吹江风,看看风景,都是老涪陵人过年时不可或缺的仪式感。

  

  

  但1998年后,涪陵再也无处进行这种仪式了,因为白鹤梁上的石鱼永远地沉在了长江江底。

  1992年,国家决定修建三峡大坝。大坝蓄水后,涪陵段的水位就会上升100多米,也就是说,白鹤梁再也没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了。

  

  

  当时,十多位工程院院士和专家用了十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一种最好的方式保护白鹤梁:

  建水底真空博物馆,太贵;

  整体复制后在岸上展出,太假。

  2000年时,三峡已经蓄水两年,白鹤梁也早已沉没在了40米深的水下,甚至连保护的方法都没有想好……

  

  ▲工作人员正在维护白鹤梁

  眼看着水下维护白鹤梁越来越艰难,人们再看到白鹤梁的日子遥遥无期,负责评审修复方案的中科院院士葛修润气得不行:大自然和祖先把这样宝贵的财富留给我们,难道我们只能把复制品留给后人?

  最后,他还提出了新的方案:在水底改一个玻璃罩,里面灌满净化的江水,就可以顶住水压;再修一个玻璃管道用于参观,这样既保护了白鹤梁,有能让人观赏,花费还少。

  

  这个方案得到了一致支持,很快就通过并开始施工了。

  现在,涪陵的长江边上矗立着国内唯一一座水下博物馆——白鹤梁博物馆。

  

  一座电梯连接着陆地和江底,那些曾经触手可及的石刻,如今静静地躺在70米深的江底,人们只能隔着厚厚的玻璃,模糊地看着12尾石鱼、1只石头白鹤与上百段石刻。

  

  好在,技术的更新进步让我们可以用摄像头360°清晰地看到这千百年的印记。

  

  ▲“白鹤梁”的题词,落款是“卤州孙海”

  同在涪陵,白鹤梁博物馆不如榨菜声名远扬,同为博物馆,白鹤梁不如故宫如雷灌耳,但我们依然可以从这部1200多年的日记本中,窥见千年间的烟火气息,和那遥远岁月里的喜怒哀乐。

  

  ?

  

  

  八月,奢侈品们可是出了不少新闻:先有范思哲、蔻驰、CK等国际大牌在T恤上搞了小动作,后有宝格丽赞助金马奖又立刻退出。

  不过,最火爆最有话题度的奢侈品可不是它们,而是——涪陵榨菜!

  起因还是台湾某政论节目中,财经“专家”黄世聪发表的一番“高论”:大陆人已经吃不起榨菜了!

  

  大陆人民可真是太惨了,前几年吃不起茶叶蛋,现在连榨菜也吃不起了,还得天天喝五粮液借酒消愁。可怜的笔爷还是穷人中的穷人,做不到天天喝五粮液啊!

  拥有120年历史的涪陵榨菜突然备受瞩目,涪陵这座小城也从默默无闻到了被大众熟知。但,涪陵才不是只有榨菜而已!

  

  

  你可能知道涪陵榨菜是世界三大腌菜,但你不知道的是,涪陵还拥有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白鹤梁,还是三峡文物景观中唯一的全国重点文物,也是中国唯一一座水下博物馆!

  但在二十年前,我们差点失去白鹤梁这个宝藏文物……

  

  白鹤梁原是大自然的奇迹,地下板块挤压,在长江中心形成了一条与长江平行的砂岩天然石梁。涨潮时,石梁隐没在水下,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退潮时,石梁浮现在江面上,仿佛有人从江中心劈开一条了江水。

  

  而“白鹤梁”这个诗意的名字,有说是因为早年常有白鹤群集梁上展翅嬉戏、引颈高吭得名,也有说是唐代尔朱真人在此修炼,后来得道在石梁上乘鹤仙去,故名“白鹤梁”。

  

  在古代,到了冬天枯水期,涪陵的人们只要看到白鹤梁显现,就知道来年一定是个丰年。

  后来,到了唐代,当地人在白鹤梁上刻出了两条大鱼,当石鱼出现在江面上,无论是地方官员,还是普通百姓,都会来到白鹤梁观水赏景。

  

  

  观水赏景的人越来越多,没有文化的就凑个热闹展望一下来年丰收的景象,有文化的就喜欢作作诗写写文,感怀抒情一番,留下个“到此一游”的痕迹。

  白鹤梁就像是本日记本,不惧人们的涂抹,每一笔题刻都是一段埋藏在时光里的故事。

  

  千百年来,无论是普通小百姓,还是文人墨客,来到白鹤梁就想留下点什么。现存的白鹤梁石刻中,有名有姓的就有500多人,最最有名的则是北宋书法家黄庭坚。

  当时,黄庭坚因修史书而获罪,先被贬到鄂州,再是涪州、黔州。1100年的某一天,55岁的他路过白鹤梁,看到露出水面的石板,也写下了“元符庚辰涪翁来”。

  

  千百年来,石鱼从一条、两条,慢慢变成三条、四条,到最后的十二条,题刻也渐渐增多,至今可考的也有170段。

  

  1200年间,白鹤梁零零碎碎地记录下了每个时代的生活片段,今人古人在同一块石板上隔着时空对话。

  当初的只字片语或许是无心的随笔记录,却让后人不禁遥想当年,千年的历史故事、从前的悲欢喜乐就藏在这一块石板上。

  

  后来,没有人再去刻字,但观看“水落石出”的习俗却延续了下来。

  无论是唐宋时吟诗作对的文人墨客,还是20世纪末拿着相机记录生活的平民百姓,每当春节前后,结伴去白鹤梁,坐在记录了千百年时光碎片的题刻边,吹吹江风,看看风景,都是老涪陵人过年时不可或缺的仪式感。

  

  

  但1998年后,涪陵再也无处进行这种仪式了,因为白鹤梁上的石鱼永远地沉在了长江江底。

  1992年,国家决定修建三峡大坝。大坝蓄水后,涪陵段的水位就会上升100多米,也就是说,白鹤梁再也没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了。

  

  

  当时,十多位工程院院士和专家用了十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一种最好的方式保护白鹤梁:

  建水底真空博物馆,太贵;

  整体复制后在岸上展出,太假。

  2000年时,三峡已经蓄水两年,白鹤梁也早已沉没在了40米深的水下,甚至连保护的方法都没有想好……

  

  ▲工作人员正在维护白鹤梁

  眼看着水下维护白鹤梁越来越艰难,人们再看到白鹤梁的日子遥遥无期,负责评审修复方案的中科院院士葛修润气得不行:大自然和祖先把这样宝贵的财富留给我们,难道我们只能把复制品留给后人?

  最后,他还提出了新的方案:在水底改一个玻璃罩,里面灌满净化的江水,就可以顶住水压;再修一个玻璃管道用于参观,这样既保护了白鹤梁,有能让人观赏,花费还少。

  

  这个方案得到了一致支持,很快就通过并开始施工了。

  现在,涪陵的长江边上矗立着国内唯一一座水下博物馆——白鹤梁博物馆。

  

  一座电梯连接着陆地和江底,那些曾经触手可及的石刻,如今静静地躺在70米深的江底,人们只能隔着厚厚的玻璃,模糊地看着12尾石鱼、1只石头白鹤与上百段石刻。

  

  好在,技术的更新进步让我们可以用摄像头360°清晰地看到这千百年的印记。

  

  ▲“白鹤梁”的题词,落款是“卤州孙海”

  同在涪陵,白鹤梁博物馆不如榨菜声名远扬,同为博物馆,白鹤梁不如故宫如雷灌耳,但我们依然可以从这部1200多年的日记本中,窥见千年间的烟火气息,和那遥远岁月里的喜怒哀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