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平:成都发力要素供给侧改革,全面加速大城崛起

创业指导 阅读(681)

城市繁荣的逻辑:工业、城市、工业和大城市。

在世界范围内,发达城市因为其强大的工业体系而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心。国内外城市发展的实践表明,一个大城市的崛起就是一个产业的崛起,它推动了一个大城市的崛起。一些大城市自崛起以来一直欣欣向荣。例如,纽约得益于其工业的不断转型、升级和重生。一些大城市在崛起后已经衰落,例如底特律,曾经引以为豪的汽车工业已经衰落。一些大城市正从一张白纸迅速崛起。例如,拥有强大技术创新能力的深圳,其信息技术产业迅速开花结果。

因此,2017年7月2日,成都召开了全国中心城市产业发展会议,提出“保持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核心是城市的功能,关键是依靠产业支撑,加快现代产业体系建设,不断提升城市的综合竞争力”。

7月12日至8月10日,成都举行了8次新闻发布会,先后发布了包括“50项新产业政策”在内的一揽子新产业政策以及人才、土地、科技成果转化、知识产权、物流、能源、金融等一系列配套措施。为了融入全球产业链高端和价值链核心,成都加快了要素供给方面的改革,培育了产业链生态圈,重塑了产业经济地理格局,巩固了国家中心城市的产业支撑。

9月11日,美国著名的独立经济智库米尔肯研究所(milken Institute)发布年度报告,指出成都因多元化、高附加值产业的积极发展、创新和创业精神的鼓励、人才储备的丰富以及土地和劳动力成本的低廉而被选为“中国表现最佳的城市。报告还指出,在政府支持、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工作措施以及弥合东西方发展差距的努力的推动下,成都从去年的第五名跃升至中国一线和二线城市的首位,导致工资、地区国内生产总值和外国直接投资显著增长。

一切都是自然的。

让我们看看成都工业要素的供给侧改革。如何创新要素供给?如何培育工业生态?什么是市场信心?答案正在逐渐显现。

要素与创新

8月4日,西门子工业软件全球研发(成都)中心与西门子智能制造(成都)创新中心签署合同,将引进世界顶尖研发和创新资源,推动更多顶尖技术和高质量项目的聚集和整合。

9月4日上午,世界顶级人工智能机构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在中国成立的第一所研究所正式宣布将落户成都。八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娌斡氤啥荚谌斯ぶ悄苡τ梅矫娴暮献?.

这是成都创新要素供给的一个缩影,表明人才和技术等生产要素的全球资源正在不断聚集。

创新是供给方创新;供给方面的创新首先是要素供给方面的创新。成都“50项新产业政策”着力创新要素供给模式,促进要素供给结构和制度转型,形成具有比较竞争优势的要素供给新体系。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经过30多年的经济改革,中国已经基本放开了产品市场,但要素市场严重扭曲,包括资本市场、能源市场、土地市场和劳动力市场。这导致中国出口、投资和生产活跃,但消费相对疲软。潜在的结构性问题越来越严重,使得可持续经济发展不可持续。

因此,要素供给创新也是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的关键。在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后半期,必须放开要素市场,让市场决定要素价格和资源配置。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标: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政府起更好的作用。

这就是成都“50个新产业政策”的精髓:在新的发展观指导下,努力纠正土地、劳动力、资本等生产要素扭曲、不规则、不可持续的配置,积极培育技术、信息、管理等效率要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西门子和卡内基梅隆大学在这里,其本质是要素供给的创新。

[1] [2]下页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