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劫后余生

创业资讯 阅读(1889)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独臂道人走后,一凡继续练习师傅教他的呼吸吐纳之发和轻功的内功心法,从而抵御体内的毒素扩散。一凡本想在此继续修炼,但看到师傅曾经生活的足迹甚是思念,奈何师傅临走时告诫自己不可在此逗留,于是一凡决定将住处打扫清理一番,便寻着师傅的足迹去闯荡江湖。接下来的日子一凡开始寻找出口,根据之前的记忆,师傅肯定是使用遁地之术来到此地,因为他多次使用飞天之术攀爬到崖顶都没有看到除了这个峡谷之外的景色,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凡在泉眼后面找到一个洞穴,里面土质松软,地上还留有独臂道人的足迹,一凡兴奋之余运用全身之气使出遁地之术,奈何其练功未成、身中剧毒,遁地过程中不免方向把握不好撞到石头瓦块,误打误撞倒也遁出了峡谷,然最终却掉到泥潭之中,弄得遍体鳞伤。生死存亡之际,一凡终于想起自己的涉水之术跳入水中运气疗伤,然后有使用飞天和拔山之术飞到一处山崖上采取一颗野生灵芝,食用一些这才保住性命,一番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山下一个破庙里休息,折腾半天一凡也饿了希望弥留之际能遇见好人施舍点吃的给他。

  俗话说,万事有因果,有因自有果,一凡之前的举动被一个小叫花子看在眼里,小叫花子紧随其后尽力破庙,一凡见其一身破破烂烂,想必也没有银两或者食物,于是倒头闭目养神进而保存体力。小叫花子见一凡瞧不上自己,不免有些生气,然两眼转念一想,鬼主意立马上心头。小叫花子坐在上风口,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慢慢将其打开一只热乎的烧鸡映入眼帘,小叫花子故意用手扇了几下,本来烧鸡的香味就很浓,这下把闭目养神正要进入梦乡的一凡弄醒了,一凡寻着香味醒来,睁开眼却发现小叫花子一只手拿着烧鸡,一只手拿着只鸡大腿正吃的津津有味,这下可把一凡馋的舔舌头、咽口水了。因为之前一凡瞧不上小叫花子,现在又要向其讨鸡吃,实在是于情于理都不好说,难为情的他只好看着小叫花子吃了一个鸡腿又一个鸡腿。眼看着小叫花子半只鸡都要进肚子了,一帆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小叫花子看见一凡瞪着眼搀着流口水的瞅着自己,故意转了转身子背了过去,这下一凡按耐不住了,慢慢的凑近小叫花子,小叫花子突然回头吓了一凡一大跳,一凡不敢再靠近了,

  “那,给你”小叫花子拿着一块鸡肉给一凡说道

  “给我的?”

  “对啊,吃吧”

  “多谢多谢”一凡也没看清小叫花子给的什么,拿起来就吃,一边吃一边说

  “真香啊”

  “是吧?给你的可是这只鸡最好最香的肉了”

  “是吗?这是那哪块肉啊?”

  “鸡屁股啊”

  一凡一听是鸡屁股,差点没吐出来,自己拍了拍胸脯

  “哈哈哈,看你,没吃过鸡屁股不是?”

  “你留着吃吧”一凡把手里剩下的鸡肉打算还给小叫花子

  “你是不是傻啊?你看看是不是鸡屁股啊?”

  一凡一看发现手中的肉是一大块带皮的鸡胸肉,没有骨头罢了,但是还是被小叫花子捉弄了一番,于是自顾自的又吃了起来,并没有接小叫花子的话。

  “你是从哪来的?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小叫花子问道

  一凡扭过身子自顾自的吃鸡肉,不理小叫花子。

  “吆喝,脾气还挺大,我问你话呢,从哪里来的?不说不许吃了”

  “这是你家啊,凭什么听你的?”

  “你信不信我把鸡肉扔了也不给你?”说着就去夺一凡手里的肉

  “好吧好吧,我从山里来的”一凡怕这小叫花子真把肉夺过去扔了,勉强回答道

  “来干什么?”

  “你管的还挺多”

  “快说!”

  “来找我师傅”

  “你师父怎么了?”

  “我师父说出去办事,好多天了还没回来”一凡故意撒了个小慌

  “哦,原来是这样”

  “你认识我师傅吗?他一只胳膊,穿着道袍”

  “不认识,你咋不穿道袍”

  “因为我师父不承认我是他徒弟”

  “你肯定是调皮捣蛋不好好学,所以你师傅不要你了”

  “哎!不和你说了”一凡说着想要起身离开

  “别走呀,剩下的鸡肉都给你”说着小叫花子把剩下的半只鸡都递给一凡

  说实在的,一番并没有吃饱,但是这场景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一是尊严二是饿

  正在这时,小叫花子把半只鸡塞到一凡手里说道

  “我在这一带是有名的小叫花子,你要找人我可以帮你”

  “真的?”

  “但是你怎么酬谢我啊?”

  这下可难住一凡了,他身无分文,身上又有伤,此时想起之前采到的灵芝,于是从怀里掏出来,“那,这个给你,就先当定银吧”

  “真的假的,弄个破蘑菇就想骗我”小叫花子一边接过灵芝一边说,拿到手里才发现,这确实是一颗罕见的野生灵芝,可以治病疗伤,单单一小块就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好吧,灵芝暂且手下,待事成之后你多付我些银两”其实小叫花子哪认识独臂道人啊,只不过看看一凡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罢了

  “那好说,多谢了”

  “不谢不谢,你先吃着,我去找口水喝”

  “好的好的,回来的时候帮我也带点,敢问兄台怎么称呼”

  “什么兄台不兄台的,你就叫我小叫花子就行了”小叫花子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真名,免得节外生枝。

  “那好吧”

  “你贵姓?”

  “在下李一凡”

  “那我还是叫你老李吧”

  “也好”

  其实这个叫花子名叫“耶律惠”

  96

  欧阳小刀

  0.1

  2019.07.27 17:37

  字数 1913

  

  图片发自简书App

  独臂道人走后,一凡继续练习师傅教他的呼吸吐纳之发和轻功的内功心法,从而抵御体内的毒素扩散。一凡本想在此继续修炼,但看到师傅曾经生活的足迹甚是思念,奈何师傅临走时告诫自己不可在此逗留,于是一凡决定将住处打扫清理一番,便寻着师傅的足迹去闯荡江湖。接下来的日子一凡开始寻找出口,根据之前的记忆,师傅肯定是使用遁地之术来到此地,因为他多次使用飞天之术攀爬到崖顶都没有看到除了这个峡谷之外的景色,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凡在泉眼后面找到一个洞穴,里面土质松软,地上还留有独臂道人的足迹,一凡兴奋之余运用全身之气使出遁地之术,奈何其练功未成、身中剧毒,遁地过程中不免方向把握不好撞到石头瓦块,误打误撞倒也遁出了峡谷,然最终却掉到泥潭之中,弄得遍体鳞伤。生死存亡之际,一凡终于想起自己的涉水之术跳入水中运气疗伤,然后有使用飞天和拔山之术飞到一处山崖上采取一颗野生灵芝,食用一些这才保住性命,一番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山下一个破庙里休息,折腾半天一凡也饿了希望弥留之际能遇见好人施舍点吃的给他。

  俗话说,万事有因果,有因自有果,一凡之前的举动被一个小叫花子看在眼里,小叫花子紧随其后尽力破庙,一凡见其一身破破烂烂,想必也没有银两或者食物,于是倒头闭目养神进而保存体力。小叫花子见一凡瞧不上自己,不免有些生气,然两眼转念一想,鬼主意立马上心头。小叫花子坐在上风口,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慢慢将其打开一只热乎的烧鸡映入眼帘,小叫花子故意用手扇了几下,本来烧鸡的香味就很浓,这下把闭目养神正要进入梦乡的一凡弄醒了,一凡寻着香味醒来,睁开眼却发现小叫花子一只手拿着烧鸡,一只手拿着只鸡大腿正吃的津津有味,这下可把一凡馋的舔舌头、咽口水了。因为之前一凡瞧不上小叫花子,现在又要向其讨鸡吃,实在是于情于理都不好说,难为情的他只好看着小叫花子吃了一个鸡腿又一个鸡腿。眼看着小叫花子半只鸡都要进肚子了,一帆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小叫花子看见一凡瞪着眼搀着流口水的瞅着自己,故意转了转身子背了过去,这下一凡按耐不住了,慢慢的凑近小叫花子,小叫花子突然回头吓了一凡一大跳,一凡不敢再靠近了,

  “那,给你”小叫花子拿着一块鸡肉给一凡说道

  “给我的?”

  “对啊,吃吧”

  “多谢多谢”一凡也没看清小叫花子给的什么,拿起来就吃,一边吃一边说

  “真香啊”

  “是吧?给你的可是这只鸡最好最香的肉了”

  “是吗?这是那哪块肉啊?”

  “鸡屁股啊”

  一凡一听是鸡屁股,差点没吐出来,自己拍了拍胸脯

  “哈哈哈,看你,没吃过鸡屁股不是?”

  “你留着吃吧”一凡把手里剩下的鸡肉打算还给小叫花子

  “你是不是傻啊?你看看是不是鸡屁股啊?”

  一凡一看发现手中的肉是一大块带皮的鸡胸肉,没有骨头罢了,但是还是被小叫花子捉弄了一番,于是自顾自的又吃了起来,并没有接小叫花子的话。

  “你是从哪来的?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小叫花子问道

  一凡扭过身子自顾自的吃鸡肉,不理小叫花子。

  “吆喝,脾气还挺大,我问你话呢,从哪里来的?不说不许吃了”

  “这是你家啊,凭什么听你的?”

  “你信不信我把鸡肉扔了也不给你?”说着就去夺一凡手里的肉

  “好吧好吧,我从山里来的”一凡怕这小叫花子真把肉夺过去扔了,勉强回答道

  “来干什么?”

  “你管的还挺多”

  “快说!”

  “来找我师傅”

  “你师父怎么了?”

  “我师父说出去办事,好多天了还没回来”一凡故意撒了个小慌

  “哦,原来是这样”

  “你认识我师傅吗?他一只胳膊,穿着道袍”

  “不认识,你咋不穿道袍”

  “因为我师父不承认我是他徒弟”

  “你肯定是调皮捣蛋不好好学,所以你师傅不要你了”

  “哎!不和你说了”一凡说着想要起身离开

  “别走呀,剩下的鸡肉都给你”说着小叫花子把剩下的半只鸡都递给一凡

  说实在的,一番并没有吃饱,但是这场景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一是尊严二是饿

  正在这时,小叫花子把半只鸡塞到一凡手里说道

  “我在这一带是有名的小叫花子,你要找人我可以帮你”

  “真的?”

  “但是你怎么酬谢我啊?”

  这下可难住一凡了,他身无分文,身上又有伤,此时想起之前采到的灵芝,于是从怀里掏出来,“那,这个给你,就先当定银吧”

  “真的假的,弄个破蘑菇就想骗我”小叫花子一边接过灵芝一边说,拿到手里才发现,这确实是一颗罕见的野生灵芝,可以治病疗伤,单单一小块就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好吧,灵芝暂且手下,待事成之后你多付我些银两”其实小叫花子哪认识独臂道人啊,只不过看看一凡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罢了

  “那好说,多谢了”

  “不谢不谢,你先吃着,我去找口水喝”

  “好的好的,回来的时候帮我也带点,敢问兄台怎么称呼”

  “什么兄台不兄台的,你就叫我小叫花子就行了”小叫花子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真名,免得节外生枝。

  “那好吧”

  “你贵姓?”

  “在下李一凡”

  “那我还是叫你老李吧”

  “也好”

  其实这个叫花子名叫“耶律惠”

  

  图片发自简书App

  独臂道人走后,一凡继续练习师傅教他的呼吸吐纳之发和轻功的内功心法,从而抵御体内的毒素扩散。一凡本想在此继续修炼,但看到师傅曾经生活的足迹甚是思念,奈何师傅临走时告诫自己不可在此逗留,于是一凡决定将住处打扫清理一番,便寻着师傅的足迹去闯荡江湖。接下来的日子一凡开始寻找出口,根据之前的记忆,师傅肯定是使用遁地之术来到此地,因为他多次使用飞天之术攀爬到崖顶都没有看到除了这个峡谷之外的景色,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凡在泉眼后面找到一个洞穴,里面土质松软,地上还留有独臂道人的足迹,一凡兴奋之余运用全身之气使出遁地之术,奈何其练功未成、身中剧毒,遁地过程中不免方向把握不好撞到石头瓦块,误打误撞倒也遁出了峡谷,然最终却掉到泥潭之中,弄得遍体鳞伤。生死存亡之际,一凡终于想起自己的涉水之术跳入水中运气疗伤,然后有使用飞天和拔山之术飞到一处山崖上采取一颗野生灵芝,食用一些这才保住性命,一番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山下一个破庙里休息,折腾半天一凡也饿了希望弥留之际能遇见好人施舍点吃的给他。

  俗话说,万事有因果,有因自有果,一凡之前的举动被一个小叫花子看在眼里,小叫花子紧随其后尽力破庙,一凡见其一身破破烂烂,想必也没有银两或者食物,于是倒头闭目养神进而保存体力。小叫花子见一凡瞧不上自己,不免有些生气,然两眼转念一想,鬼主意立马上心头。小叫花子坐在上风口,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慢慢将其打开一只热乎的烧鸡映入眼帘,小叫花子故意用手扇了几下,本来烧鸡的香味就很浓,这下把闭目养神正要进入梦乡的一凡弄醒了,一凡寻着香味醒来,睁开眼却发现小叫花子一只手拿着烧鸡,一只手拿着只鸡大腿正吃的津津有味,这下可把一凡馋的舔舌头、咽口水了。因为之前一凡瞧不上小叫花子,现在又要向其讨鸡吃,实在是于情于理都不好说,难为情的他只好看着小叫花子吃了一个鸡腿又一个鸡腿。眼看着小叫花子半只鸡都要进肚子了,一帆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小叫花子看见一凡瞪着眼搀着流口水的瞅着自己,故意转了转身子背了过去,这下一凡按耐不住了,慢慢的凑近小叫花子,小叫花子突然回头吓了一凡一大跳,一凡不敢再靠近了,

  “那,给你”小叫花子拿着一块鸡肉给一凡说道

  “给我的?”

  “对啊,吃吧”

  “多谢多谢”一凡也没看清小叫花子给的什么,拿起来就吃,一边吃一边说

  “真香啊”

  “是吧?给你的可是这只鸡最好最香的肉了”

  “是吗?这是那哪块肉啊?”

  “鸡屁股啊”

  一凡一听是鸡屁股,差点没吐出来,自己拍了拍胸脯

  “哈哈哈,看你,没吃过鸡屁股不是?”

  “你留着吃吧”一凡把手里剩下的鸡肉打算还给小叫花子

  “你是不是傻啊?你看看是不是鸡屁股啊?”

  一凡一看发现手中的肉是一大块带皮的鸡胸肉,没有骨头罢了,但是还是被小叫花子捉弄了一番,于是自顾自的又吃了起来,并没有接小叫花子的话。

  “你是从哪来的?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小叫花子问道

  一凡扭过身子自顾自的吃鸡肉,不理小叫花子。

  “吆喝,脾气还挺大,我问你话呢,从哪里来的?不说不许吃了”

  “这是你家啊,凭什么听你的?”

  “你信不信我把鸡肉扔了也不给你?”说着就去夺一凡手里的肉

  “好吧好吧,我从山里来的”一凡怕这小叫花子真把肉夺过去扔了,勉强回答道

  “来干什么?”

  “你管的还挺多”

  “快说!”

  “来找我师傅”

  “你师父怎么了?”

  “我师父说出去办事,好多天了还没回来”一凡故意撒了个小慌

  “哦,原来是这样”

  “你认识我师傅吗?他一只胳膊,穿着道袍”

  “不认识,你咋不穿道袍”

  “因为我师父不承认我是他徒弟”

  “你肯定是调皮捣蛋不好好学,所以你师傅不要你了”

  “哎!不和你说了”一凡说着想要起身离开

  “别走呀,剩下的鸡肉都给你”说着小叫花子把剩下的半只鸡都递给一凡

  说实在的,一番并没有吃饱,但是这场景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一是尊严二是饿

  正在这时,小叫花子把半只鸡塞到一凡手里说道

  “我在这一带是有名的小叫花子,你要找人我可以帮你”

  “真的?”

  “但是你怎么酬谢我啊?”

  这下可难住一凡了,他身无分文,身上又有伤,此时想起之前采到的灵芝,于是从怀里掏出来,“那,这个给你,就先当定银吧”

  “真的假的,弄个破蘑菇就想骗我”小叫花子一边接过灵芝一边说,拿到手里才发现,这确实是一颗罕见的野生灵芝,可以治病疗伤,单单一小块就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好吧,灵芝暂且手下,待事成之后你多付我些银两”其实小叫花子哪认识独臂道人啊,只不过看看一凡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罢了

  “那好说,多谢了”

  “不谢不谢,你先吃着,我去找口水喝”

  “好的好的,回来的时候帮我也带点,敢问兄台怎么称呼”

  “什么兄台不兄台的,你就叫我小叫花子就行了”小叫花子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真名,免得节外生枝。

  “那好吧”

  “你贵姓?”

  “在下李一凡”

  “那我还是叫你老李吧”

  “也好”

  其实这个叫花子名叫“耶律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