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野外荒园谁在喷水「狐说」

励志文章 阅读(1731)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作者郁米

起死回生后,我每每回想起那天晚上都觉得不寒而栗。那个老妇人的脸一直在我的回忆中挥之不去,成了我的梦魇,半夜常常会被惊醒。

当年,京城官人莱阳人宋玉叔恰巧招收丫鬟。府邸处于偏僻的荒郊野外,方圆并无其他人家,左近并无人去,都说荒僻阴森,但当时的我年轻气盛,又不相信鬼怪之说,大着胆子就去了,因为来的人少,很轻松就被录用了,成了府上老太太的贴身丫鬟。

唉哟,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自己真的是太年轻了。

事情的经过我还清晰记得。

那一天晚上,宋玉叔的母亲在我和一个小姐妹的服侍下早早的就上床休息了。但在半夜的时分,屋外的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噗呲噗呲的声音,好像有人喝了口水然后经口腔用力喷出一样,很是奇怪。

噗呲噗呲.......

这时宋玉叔的母亲被这喷水的声音吵醒了,睡眼惺忪地看着我们,等迷糊劲儿过去大半,才命令我们过去窗口看看究竟是谁三更半夜在后院里喷水玩耍。

虽然这里很荒凉,周围少有人家,三人又都是手无搏鸡之力之人,要是有人闯进了院子欲行凶,那可就不妙了。

谁半夜三更会起来玩水啊?而且周围也都是老弱妇孺,哪里会来什么坏人?

我们两个都不以为然,但主人家的命令还是要听的,没办法,只好在老夫人的催促下来到窗口前,动作利索地就用手指把窗户纸戳了两个小洞,两人同时往外望去。

窗外漆黑一片,后院里昏黄的烛光很微弱,能看到的范围很有限,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

但喷水的声音时不时响起,身后的老夫人又在催促,我们只好眨了眨眼,尽力往外看。

突然院子里刮过一阵寒风,无数树叶跌落在地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鹤永镎娴挠腥耍?

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双手死死地按住了自己张大的嘴巴。

昏黄的石灯柱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老妇人,本是昏黄色的灯火也突然变成了淡蓝色的鬼火,淡蓝色的烛火在风中左右飘动,烛光映射在那个老妇人的身上,显得她裸露在外的那充满皱褶的皮肤异常苍白,她那充满皱纹如同一朵菊花般的脸上,一双我们看不穿的黑洞洞的眼睛很大,眼神空洞无神,而且,转动间竟然看不到眼白!她的头上挽着个两尺高的发髻,矮小的身子驼着,她的头发细如银丝,多如扫帚,又很长,末端都已经垂到了地面。

我们都吓呆了,脑袋好像变成了一坨浆糊,都不会转动了。

突然老妇人向我们这边抬起了头,吐了一口水,速度极快,我们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好在老妇人距离我们有点远,水并没有喷到我们这边来。

我两吓得瞪大了眼睛,不自觉地大口大口地吞着口水,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根本不敢相信我们眼前看到了什么。

我们双目瞪大惊恐地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了深深的恐惧之色。

而此时,窗外的那老妇人一直驼着背步履蹒跚地在院子里转圈圈,而且还一边转,一边嘴里还不断地吐出水来,源源不断的,仿佛肚子中装着一股泉眼。

我们连忙回去向老夫人复命,但她却不相信,她说她活了这么久什么没见过,喝的盐水比我们吃得饭还要多,怎么会有如此荒诞之事发生。

我们两连连保证,老夫人便下床领着我们又回到了窗前,打算一探究竟。

我们刚到窗户边,突然,那老妇人噌地一下窜到了窗前,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对着我们三个喷了一口水。

那水冲破了窗框的纸帘喷到了我们脸上,我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顿时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不省人事了。

直至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宋母的房间了,宋玉叔见我醒来,连忙跑过来问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告诉我宋母和我另一个小姐妹已经死了。

我喉咙干涩的很,有气无力的,只能发出着一丝丝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跟他讲述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一开始也是不相信的,但见到我们三人的异状,又听得我信誓旦旦的保证,才半信半疑地找来人将院子翻一遍。

我见他不信,跟着所有人到了院子边上,亲自看着人挖地,发誓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老妇人的尸体。

?

果然,最后在一棵大?鞯紫抡业搅宋宜枋龅哪歉隼细救说氖澹歉隼细救司透翘焱砩衔宜降囊荒R谎砩暇尤幻挥邪氲隳嗤琳成恚胰馓逑窀崭障略岬囊谎庹娴氖翘昂趿恕?

宋玉叔赶了过来确认后,伤心欲绝,这才相信了我的话。

为了帮宋母报仇以解心头之气,他下令让家丁们用鞭子、棍子捶打尸体。

谁知当他们的鞭子打到尸体的时候,突然尸体的衣服瘪了,随后衣服里渗出了很多水,最后老妇人整个化成了一滩水,只剩下了那一套衣服。

院子里所有人都惊呆了,呐呐不能言。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中的喷水:

莱阳宋玉叔先生为部曹时,所僦第,甚荒落。一夜,二婢奉太夫人宿厅上,闻院内扑扑有声,如缝工之喷水者。太夫人促婢起,穴窗窥视,见一老妪,短身驼背,白发如帚,冠一髻,长二尺许,周院环走,疏急作鹤步,行且喷,水出不穷。婢愕返白。太夫人亦惊起,两婢扶窗下聚观之。妪忽逼窗,直喷棂内;窗纸破裂,三人俱仆,而家人不之知也。东曦既上,家人毕集,叩门不应,方骇。撬扉入,见一主二婢,骈死一室。一婢鬲下犹温。扶灌之,移时而醒,乃述所见。先生至,哀愤欲死。细穷没处,掘深三尺余,渐露白发;又掘之,得一尸,如所见状,面肥肿如生。令击之,骨肉皆烂,皮内尽清水。

上一篇写了《尸变》,这一篇写《喷水》,其实这两个故事都是讲“入侵者”。《喷水》引出“荒宅”场景,显然是《尸变》中反入侵主题的引申。如果将这两个故事中的共同的因素加以整合,则可看出不可理喻之事的背景。

这两个恶鬼故事的共同前奏都是外来入侵者的出现。

《喷水》中宋玉叔一家不是宅第的主人,属于不速之客。文中虽说宅第为宋玉叔所“僦”(租赁),但荒落之第,主人原缺,从何而“僦”呢?

宋家算得上是宅第的入侵者,尽管这种入侵纯属无意。

倒是白发老妪更像这个大宅院的守护者,她“周院环走,踈急作鹤步,行且喷,水且不穷”,更像主人对自家庭院所例行的巡视和洒扫工作。

她嗅到陌生人的气息,正是这陌生的气息激怒了她,遂将入侵者置于死地。文后补叙掘土得尸,俨然老妪之形,似有意暗示老妪的前主人身份。

世家大族罹难,而终致宅院荒弃,有多种原因,就《聊斋》所涉及的背景而言,则主要是清兵入关所引发的劫掠。

世家大族,人死院空,鬼狐出没,势所必?弧?

“荒宅”正是外敌入侵的表征,寄寓着一种乱世的伤感。

上一期:二、故事:与女尸共度的刺激一夜「狐说」

作者郁米:喜欢历史喜欢故事理科又烂的“伪理科”女,不学无术的资深宅兼吃货,平时一人、一狗,足以。

END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知道点儿新故事了吗?知道你就点个赞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