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书70后广漂族的励志青春:178以身相许

求职攻略 阅读(557)

  赫华与思俊走进艳妹几的工作室,艳妹几拍着手欢迎:“两位满哥,总算见到你们了。”

  “是哦,”赫华打着哈哈说,“在樟木头几个月了,也没来拜会艳老板。”

  思俊默契的配合:“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我们一见到你肯定会拜在你的石榴裙下,”思俊抖动着眉毛,“我们知道你心里的人是歌帅,所以不见为好。”

  艳妹几微微笑道:“那今天怎么来了?”

  “没钱剪头发,”赫华拉着头发说:“我记得你说过在你这剪才三块。还包洗头。”

  “我对你们永不涨价。”

  “那不客气了。”赫华说完上了洗头的床,朝小妹说,“给我用最贵的洗发水。”

  

  工作室门口,刀疤阿力的老婆阿花带着一伙人过来。

  阿花指着店里说:“就这里,跟我进去,谈不好就把这里拆了,不要怕,有事我们家阿力顶着。”

  打手们纷纷说是。

  阿花带着打手进入艳妹几的店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服务员打着招呼说:“您好,请问有熟的师父吗?”

  “你不认识我呀……”阿花冷瞪着服务员说,“叫你们艳老板过来。”

  正在给赫华洗着头的艳妹几说:“麻烦来了,我去处理一下。”

  赫华淡淡的:“帮我把头洗完,等下我帮你摆平。”

  艳妹几微笑着把毛巾盖在赫华脸上,起身离开。

  

  艳妹几边擦着手边说:“阿花,怎么有空来看我呀。”

  阿花似笑非笑:“艳老板在呀,正好,我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你说,”艳妹几说,“你习惯喝什么茶。”

  “不要喝茶,我跟你说个事,”阿花说,“你也知道我们家阿力现在生意做得很大,他也希望我能做点自己的事业,他说让我跟你多多学习。”

  “我是苦命人,劳碌命,”艳妹几说,“你不同,阿力现在这么有本事,你呀完全可以过富太太的生活了。”

  “我们都是苦命人,都知道那些臭男人都靠不住。”阿花说,“我跟你说,你转个店给我吧。”

  “可以呀,这是好事,”艳妹几说,“我就把以前你做过的那家店转给你了,价格你说了算。”

  阿花打着哈哈说:“阿力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那种事我不能再做,我想你把这个店转给我。”

  “……这样呀,你说,想怎么转。”艳妹几倒没怎么迟疑。

  阿花指着四处说:“看看你这里的设备都要换了。三千块钱转给我算了。”

  艳妹几冷笑着道:“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阿力叫我先来跟你谈谈,谈不好,他再来跟你说。”

  艳妹几慢慢地品着茶:“那你叫阿力跟我来谈吧。”

  阿花迟冷笑着说:“这么说,你是不给我面子喽。”

  “面子是给有面子的人的。”艳妹几说,“你明事理,我们什么都好说。”

  阿花瞪着眼睛说:“你说我不明事理,那我就不讲理给你看看。”她指着手下吼着,“你们给我把这里砸了。”

  一个打手说:“这个,力哥知道了会……”

  阿花一巴掌打过去,吼着:“给我砸,快点。”

  打手们马上动了起来。打砸着东西。

  艳妹几一个飞腿踢倒两个人,再一个一字马架着阿花肩上,似笑非笑地说:“你忘了老娘我是什么出身。”

  

  艳妹儿印象

  “好漂亮的一字马。”

  “太性感了,我要不是名草有主,肯定会追艳妹几。”

  “艳妹几心里的人是歌帅。”

  “别提歌帅了,现在他肯定在阿丹跟米米之间纠结死了,对了,你可以去追艳妹几。”

  赫华与思俊两人都是一头泡泡,并排的坐在洗头床边。

  “打死我也不做这种事,”赫华低头说:“以后,只要是歌帅看过的女人我都离远一点。”

  “口是心非。”

  阿花跺着脚吼着:“发什么愣,给我打。”

  打手们纷纷挥手打向艳妹几。

  

  赫华推了思俊一把,“走!”。于是两人跑了过来,与打手们打成了一块。

  艳妹几退到一边,依墙立着,抽起烟来。

  很快,六七个打手都被纷纷打倒在地,痛苦呻吟着。

  阿花见势不妙,向门口跑去。

凳子,将阿花打倒。

  阿花指着赫华咆哮着:“你们敢打我,我告诉我们家阿力,你们死定了。”

  赫华一脚踩在阿花身上,顺手拿起一把剃须刀。

  阿花惊慌地叫着:“干什么,”看着赫华伸手过来,她叫着,“不要,不要杀我。”

  赫华不顾阿花的惨叫,在她脸上的左右两边各划了一刀。然后欣赏地看着:“不错,不错,很对称,这样你才配得上刀疤阿力。”

  他丢下剃须刀,起身:“告诉你们家阿力,我叫赫华。他以后要是再敢碰艳妹几的地盘,小心他没地盘。”

  思俊吼着:“滚!”

  阿花嚎哭着与众打手跑出了店内。

  

  赫华双手理了理满头泡泡的头发,再叼了烟,摸着身上的口袋找着火机。

  “谢了。”艳妹几丢着打火机过来。

  “一天为你打两架,你不会就一句话就算了吧?”

  艳妹几微笑着说:“那要怎么办?请客吃饭。”

  思俊说:“最少也要以身相许?”

  “没问题,只是出于礼貌我得先跟小曼说一下,看她愿不愿做老二。”

  “我哪有这种命。”思俊哈哈的摸着头说,“我是说你许身给赫华。”

  赫华踢打着思俊:“你这家伙,乱说什么。”他红着脸对艳妹几说,“要想谢我们,以后叫个人帮我们送餐就行了,只是费用月结。”

  “这好说。”

  思俊与赫华击掌:“以后不用吃泡面了。”

  赫华又摸了摸头上的泡泡说:“还是接着帮我洗发吧。不然要掉头发了。”

  

  96

  风灯客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5.0

  2019.07.22 21:21

  字数 1911

  赫华与思俊走进艳妹几的工作室,艳妹几拍着手欢迎:“两位满哥,总算见到你们了。”

  “是哦,”赫华打着哈哈说,“在樟木头几个月了,也没来拜会艳老板。”

  思俊默契的配合:“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我们一见到你肯定会拜在你的石榴裙下,”思俊抖动着眉毛,“我们知道你心里的人是歌帅,所以不见为好。”

  艳妹几微微笑道:“那今天怎么来了?”

  “没钱剪头发,”赫华拉着头发说:“我记得你说过在你这剪才三块。还包洗头。”

  “我对你们永不涨价。”

  “那不客气了。”赫华说完上了洗头的床,朝小妹说,“给我用最贵的洗发水。”

  

  工作室门口,刀疤阿力的老婆阿花带着一伙人过来。

  阿花指着店里说:“就这里,跟我进去,谈不好就把这里拆了,不要怕,有事我们家阿力顶着。”

  打手们纷纷说是。

  阿花带着打手进入艳妹几的店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服务员打着招呼说:“您好,请问有熟的师父吗?”

  “你不认识我呀……”阿花冷瞪着服务员说,“叫你们艳老板过来。”

  正在给赫华洗着头的艳妹几说:“麻烦来了,我去处理一下。”

  赫华淡淡的:“帮我把头洗完,等下我帮你摆平。”

  艳妹几微笑着把毛巾盖在赫华脸上,起身离开。

  

  艳妹几边擦着手边说:“阿花,怎么有空来看我呀。”

  阿花似笑非笑:“艳老板在呀,正好,我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你说,”艳妹几说,“你习惯喝什么茶。”

  “不要喝茶,我跟你说个事,”阿花说,“你也知道我们家阿力现在生意做得很大,他也希望我能做点自己的事业,他说让我跟你多多学习。”

  “我是苦命人,劳碌命,”艳妹几说,“你不同,阿力现在这么有本事,你呀完全可以过富太太的生活了。”

  “我们都是苦命人,都知道那些臭男人都靠不住。”阿花说,“我跟你说,你转个店给我吧。”

  “可以呀,这是好事,”艳妹几说,“我就把以前你做过的那家店转给你了,价格你说了算。”

  阿花打着哈哈说:“阿力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那种事我不能再做,我想你把这个店转给我。”

  “……这样呀,你说,想怎么转。”艳妹几倒没怎么迟疑。

  阿花指着四处说:“看看你这里的设备都要换了。三千块钱转给我算了。”

  艳妹几冷笑着道:“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阿力叫我先来跟你谈谈,谈不好,他再来跟你说。”

  艳妹几慢慢地品着茶:“那你叫阿力跟我来谈吧。”

  阿花迟冷笑着说:“这么说,你是不给我面子喽。”

  “面子是给有面子的人的。”艳妹几说,“你明事理,我们什么都好说。”

  阿花瞪着眼睛说:“你说我不明事理,那我就不讲理给你看看。”她指着手下吼着,“你们给我把这里砸了。”

  一个打手说:“这个,力哥知道了会……”

  阿花一巴掌打过去,吼着:“给我砸,快点。”

  打手们马上动了起来。打砸着东西。

  艳妹几一个飞腿踢倒两个人,再一个一字马架着阿花肩上,似笑非笑地说:“你忘了老娘我是什么出身。”

  

  艳妹儿印象

  “好漂亮的一字马。”

  “太性感了,我要不是名草有主,肯定会追艳妹几。”

  “艳妹几心里的人是歌帅。”

  “别提歌帅了,现在他肯定在阿丹跟米米之间纠结死了,对了,你可以去追艳妹几。”

  赫华与思俊两人都是一头泡泡,并排的坐在洗头床边。

  “打死我也不做这种事,”赫华低头说:“以后,只要是歌帅看过的女人我都离远一点。”

  “口是心非。”

  阿花跺着脚吼着:“发什么愣,给我打。”

  打手们纷纷挥手打向艳妹几。

  

  赫华推了思俊一把,“走!”。于是两人跑了过来,与打手们打成了一块。

  艳妹几退到一边,依墙立着,抽起烟来。

  很快,六七个打手都被纷纷打倒在地,痛苦呻吟着。

  阿花见势不妙,向门口跑去。

凳子,将阿花打倒。

  阿花指着赫华咆哮着:“你们敢打我,我告诉我们家阿力,你们死定了。”

  赫华一脚踩在阿花身上,顺手拿起一把剃须刀。

  阿花惊慌地叫着:“干什么,”看着赫华伸手过来,她叫着,“不要,不要杀我。”

  赫华不顾阿花的惨叫,在她脸上的左右两边各划了一刀。然后欣赏地看着:“不错,不错,很对称,这样你才配得上刀疤阿力。”

  他丢下剃须刀,起身:“告诉你们家阿力,我叫赫华。他以后要是再敢碰艳妹几的地盘,小心他没地盘。”

  思俊吼着:“滚!”

  阿花嚎哭着与众打手跑出了店内。

  

  赫华双手理了理满头泡泡的头发,再叼了烟,摸着身上的口袋找着火机。

  “谢了。”艳妹几丢着打火机过来。

  “一天为你打两架,你不会就一句话就算了吧?”

  艳妹几微笑着说:“那要怎么办?请客吃饭。”

  思俊说:“最少也要以身相许?”

  “没问题,只是出于礼貌我得先跟小曼说一下,看她愿不愿做老二。”

  “我哪有这种命。”思俊哈哈的摸着头说,“我是说你许身给赫华。”

  赫华踢打着思俊:“你这家伙,乱说什么。”他红着脸对艳妹几说,“要想谢我们,以后叫个人帮我们送餐就行了,只是费用月结。”

  “这好说。”

  思俊与赫华击掌:“以后不用吃泡面了。”

  赫华又摸了摸头上的泡泡说:“还是接着帮我洗发吧。不然要掉头发了。”

  

  赫华与思俊走进艳妹几的工作室,艳妹几拍着手欢迎:“两位满哥,总算见到你们了。”

  “是哦,”赫华打着哈哈说,“在樟木头几个月了,也没来拜会艳老板。”

  思俊默契的配合:“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我们一见到你肯定会拜在你的石榴裙下,”思俊抖动着眉毛,“我们知道你心里的人是歌帅,所以不见为好。”

  艳妹几微微笑道:“那今天怎么来了?”

  “没钱剪头发,”赫华拉着头发说:“我记得你说过在你这剪才三块。还包洗头。”

  “我对你们永不涨价。”

  “那不客气了。”赫华说完上了洗头的床,朝小妹说,“给我用最贵的洗发水。”

  

  工作室门口,刀疤阿力的老婆阿花带着一伙人过来。

  阿花指着店里说:“就这里,跟我进去,谈不好就把这里拆了,不要怕,有事我们家阿力顶着。”

  打手们纷纷说是。

  阿花带着打手进入艳妹几的店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服务员打着招呼说:“您好,请问有熟的师父吗?”

  “你不认识我呀……”阿花冷瞪着服务员说,“叫你们艳老板过来。”

  正在给赫华洗着头的艳妹几说:“麻烦来了,我去处理一下。”

  赫华淡淡的:“帮我把头洗完,等下我帮你摆平。”

  艳妹几微笑着把毛巾盖在赫华脸上,起身离开。

  

  艳妹几边擦着手边说:“阿花,怎么有空来看我呀。”

  阿花似笑非笑:“艳老板在呀,正好,我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你说,”艳妹几说,“你习惯喝什么茶。”

  “不要喝茶,我跟你说个事,”阿花说,“你也知道我们家阿力现在生意做得很大,他也希望我能做点自己的事业,他说让我跟你多多学习。”

  “我是苦命人,劳碌命,”艳妹几说,“你不同,阿力现在这么有本事,你呀完全可以过富太太的生活了。”

  “我们都是苦命人,都知道那些臭男人都靠不住。”阿花说,“我跟你说,你转个店给我吧。”

  “可以呀,这是好事,”艳妹几说,“我就把以前你做过的那家店转给你了,价格你说了算。”

  阿花打着哈哈说:“阿力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那种事我不能再做,我想你把这个店转给我。”

  “……这样呀,你说,想怎么转。”艳妹几倒没怎么迟疑。

  阿花指着四处说:“看看你这里的设备都要换了。三千块钱转给我算了。”

  艳妹几冷笑着道:“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阿力叫我先来跟你谈谈,谈不好,他再来跟你说。”

  艳妹几慢慢地品着茶:“那你叫阿力跟我来谈吧。”

  阿花迟冷笑着说:“这么说,你是不给我面子喽。”

  “面子是给有面子的人的。”艳妹几说,“你明事理,我们什么都好说。”

  阿花瞪着眼睛说:“你说我不明事理,那我就不讲理给你看看。”她指着手下吼着,“你们给我把这里砸了。”

  一个打手说:“这个,力哥知道了会……”

  阿花一巴掌打过去,吼着:“给我砸,快点。”

  打手们马上动了起来。打砸着东西。

  艳妹几一个飞腿踢倒两个人,再一个一字马架着阿花肩上,似笑非笑地说:“你忘了老娘我是什么出身。”

  

  艳妹儿印象

  “好漂亮的一字马。”

  “太性感了,我要不是名草有主,肯定会追艳妹几。”

  “艳妹几心里的人是歌帅。”

  “别提歌帅了,现在他肯定在阿丹跟米米之间纠结死了,对了,你可以去追艳妹几。”

  赫华与思俊两人都是一头泡泡,并排的坐在洗头床边。

  “打死我也不做这种事,”赫华低头说:“以后,只要是歌帅看过的女人我都离远一点。”

  “口是心非。”

  阿花跺着脚吼着:“发什么愣,给我打。”

  打手们纷纷挥手打向艳妹几。

  

  赫华推了思俊一把,“走!”。于是两人跑了过来,与打手们打成了一块。

  艳妹几退到一边,依墙立着,抽起烟来。

  很快,六七个打手都被纷纷打倒在地,痛苦呻吟着。

  阿花见势不妙,向门口跑去。

凳子,将阿花打倒。

  阿花指着赫华咆哮着:“你们敢打我,我告诉我们家阿力,你们死定了。”

  赫华一脚踩在阿花身上,顺手拿起一把剃须刀。

  阿花惊慌地叫着:“干什么,”看着赫华伸手过来,她叫着,“不要,不要杀我。”

  赫华不顾阿花的惨叫,在她脸上的左右两边各划了一刀。然后欣赏地看着:“不错,不错,很对称,这样你才配得上刀疤阿力。”

  他丢下剃须刀,起身:“告诉你们家阿力,我叫赫华。他以后要是再敢碰艳妹几的地盘,小心他没地盘。”

  思俊吼着:“滚!”

  阿花嚎哭着与众打手跑出了店内。

  

  赫华双手理了理满头泡泡的头发,再叼了烟,摸着身上的口袋找着火机。

  “谢了。”艳妹几丢着打火机过来。

  “一天为你打两架,你不会就一句话就算了吧?”

  艳妹几微笑着说:“那要怎么办?请客吃饭。”

  思俊说:“最少也要以身相许?”

  “没问题,只是出于礼貌我得先跟小曼说一下,看她愿不愿做老二。”

  “我哪有这种命。”思俊哈哈的摸着头说,“我是说你许身给赫华。”

  赫华踢打着思俊:“你这家伙,乱说什么。”他红着脸对艳妹几说,“要想谢我们,以后叫个人帮我们送餐就行了,只是费用月结。”

  “这好说。”

  思俊与赫华击掌:“以后不用吃泡面了。”

  赫华又摸了摸头上的泡泡说:“还是接着帮我洗发吧。不然要掉头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