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重庆权力之巅却喝辣椒泡水填肚子

职场故事 阅读(1369)
?

  

  重庆市委、重庆市政府所在地

路就是中山四路。

  

  中山四路

路经过了无数次,但我们有真正“去过”吗?它的故事远比写出来的精彩。

街的别墅供自己和家人住,这一带都是新开发的富人区,中山四路是“哈儿师长”的豪宅区,下边的李子坝是刘湘的豪宅区,旁边的牛角沱是彭诚孚的豪宅区。

  到了战时的陪都重庆,国民党大多沿用豪宅区作为生活办公场地。陪都时代,物价飞涨,特别是布匹,普通上涨十倍以上,一般普通公务员,感到每天最大的憋屈不是国恨家仇,而是一个家庭压在他微薄工资上的压力。大多数吃不饱的小孩发明了一种游戏,就是守在耗子进出的下水道旁边,看到有耗子叼着食物路过,小孩就大吼一声,吓得耗子丢下食物就钻进下水道。而公立学校的学生们算是优待了,三餐只能喝稀饭。

  

  一百袋面粉一万九,一袋一百九,注意,是美金!

路发酵着属于生活的臭味。我们现在信步于此,体会不到当时的窘迫,那时的物价已达战争前的二千倍!中山四路的国民党元老级别的高官,戴季陶的自杀,就不仅仅是出于政治上的绝望了。

  

  当时为了稳定军心,党国并未宣布戴季陶自杀的真相

路上的别墅“漱庐”不知道是他在重庆的第几栋豪宅了。戴笠当然不用为生活发愁,所谓温饱思yin欲,yin欲过后搞文艺,戴笠研究的是风水艺术,到处找和水相关的豪宅,因为大师说过他命里缺水,戴笠给自己取名戴笠和戴雨农,“漱庐”背街的窗外就是清澈的嘉陵江,水气的弥漫将山城渲染成雾都,雾都又多雨,雨农真是开心极了。

  在中山四路居住的老百姓可没有蒋委座的补贴,老百姓中午只能喝少许稀饭,疑是稀饭,其实就是米汤。连精致的文化界文人们想小酢一杯也只能买一两散装白酒,在江边拣些小鹅卵石,回到书房用筷子夹着石头在盐巴里蘸下放嘴里焗,抿着小酒。实在是揭不开锅的民众,一般晚上不吃饭,早早休息,或者喝白开水管饱,喝多了实在喝不下,用点调味剂为白开水调味,什么调味剂呢,就是辣椒面或者万精油少许!

  

  爆款品牌万金油

街上传奇无数,故事无数!还有一个公馆,联通、电信、移动的同仁都该去看看,就是中山四路国民党高官张骧的官邸,住的是党中央党部办公楼,他吃喝嫖赌狂放不羁,当国民党高层叫他一起从重庆逃到台湾的时候,他说:我不去!为何?我要保护电信设备!这处公馆解放后为电信部门使用,这些设备是红旗下的新重庆第一批电信设备。

  

  当时交通部第四区电信管理局收据-局长张骧钤印

影响了世界格局的老街。

  

  重庆市委、重庆市政府所在地

路就是中山四路。

  

  中山四路

路经过了无数次,但我们有真正“去过”吗?它的故事远比写出来的精彩。

街的别墅供自己和家人住,这一带都是新开发的富人区,中山四路是“哈儿师长”的豪宅区,下边的李子坝是刘湘的豪宅区,旁边的牛角沱是彭诚孚的豪宅区。

  到了战时的陪都重庆,国民党大多沿用豪宅区作为生活办公场地。陪都时代,物价飞涨,特别是布匹,普通上涨十倍以上,一般普通公务员,感到每天最大的憋屈不是国恨家仇,而是一个家庭压在他微薄工资上的压力。大多数吃不饱的小孩发明了一种游戏,就是守在耗子进出的下水道旁边,看到有耗子叼着食物路过,小孩就大吼一声,吓得耗子丢下食物就钻进下水道。而公立学校的学生们算是优待了,三餐只能喝稀饭。

  

  一百袋面粉一万九,一袋一百九,注意,是美金!

路发酵着属于生活的臭味。我们现在信步于此,体会不到当时的窘迫,那时的物价已达战争前的二千倍!中山四路的国民党元老级别的高官,戴季陶的自杀,就不仅仅是出于政治上的绝望了。

  

  当时为了稳定军心,党国并未宣布戴季陶自杀的真相

路上的别墅“漱庐”不知道是他在重庆的第几栋豪宅了。戴笠当然不用为生活发愁,所谓温饱思yin欲,yin欲过后搞文艺,戴笠研究的是风水艺术,到处找和水相关的豪宅,因为大师说过他命里缺水,戴笠给自己取名戴笠和戴雨农,“漱庐”背街的窗外就是清澈的嘉陵江,水气的弥漫将山城渲染成雾都,雾都又多雨,雨农真是开心极了。

  在中山四路居住的老百姓可没有蒋委座的补贴,老百姓中午只能喝少许稀饭,疑是稀饭,其实就是米汤。连精致的文化界文人们想小酢一杯也只能买一两散装白酒,在江边拣些小鹅卵石,回到书房用筷子夹着石头在盐巴里蘸下放嘴里焗,抿着小酒。实在是揭不开锅的民众,一般晚上不吃饭,早早休息,或者喝白开水管饱,喝多了实在喝不下,用点调味剂为白开水调味,什么调味剂呢,就是辣椒面或者万精油少许!

  

  爆款品牌万金油

街上传奇无数,故事无数!还有一个公馆,联通、电信、移动的同仁都该去看看,就是中山四路国民党高官张骧的官邸,住的是党中央党部办公楼,他吃喝嫖赌狂放不羁,当国民党高层叫他一起从重庆逃到台湾的时候,他说:我不去!为何?我要保护电信设备!这处公馆解放后为电信部门使用,这些设备是红旗下的新重庆第一批电信设备。

  

  当时交通部第四区电信管理局收据-局长张骧钤印

影响了世界格局的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