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脸都看不清,他也是今年银幕上最伟大的一个英雄

职场故事 阅读(1222)

  原创虹膜2019.8.2我要分享

  文 | 漠一

  这几天《烈火英雄》正在上映,不少人应该也都已经看过了,它里面对火灾、爆炸场景的展现,说是国产电影之最也不夸张。

  不过今天想来说说的,是里面的黄晓明。他在其中饰演了一个因为目睹队员牺牲,而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消防员江立伟。

  你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这种「后遗症」的存在,时而漂浮,没有焦点;时而聚焦,看向某处并没有实物的地方。

  

  这有点让人想起来黄晓明说过的,在演《中国合伙人》之前,他曾陷入过轻度抑郁的状态,每天都在琢磨当时自己受到的争议。然后他等来了成东青,在这个角色之后,你确实不能再说黄晓明不会演戏了。

  而如今,《烈火英雄》里的江立伟对于黄晓明而言,显然又是一个他表演生涯中的节点性角色。

  回头去看黄晓明以前的作品,他饰演过的人物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比较帅气硬朗的形象,比如《无问西东》里的陈鹏。这类角色外在上都和他本身的气质很贴合,你在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把他们和黄晓明重叠起来。

  

  另一类,则是在外形上看起来和黄晓明完全不同的角色,但在角色内部,却也存在着性格上的相通之处。《烈火英雄》中的江立伟就属于这一类,敏感、重情、责任感,很「黄晓明」。

  但在戏中,你几乎都要认不出来他,江立伟满脸伤痕,肤色斑驳,会说脏话,为了接近角色在外形上的那种「粗砺感」,黄晓明甚至会刻意压低自己的声线,营造消防员长期被烟熏后,嗓音沙哑的感觉。

  这是一位演员,完全放开了自己,任由角色打磨掉自己个人棱角,以求无限接近角色的表演方式。

  

  江立伟这个角色是《烈火英雄》中最具备泪点、也最贴近人性的一个角色,这和这个角色本身的层次感有关。

  江立伟原本是消防队的队长,却因为间接导致队员的牺牲被迫退居二线,除了受到PTSD的折磨以外,他也始终对队友的牺牲心怀愧疚,甚至难以面对自己的家人。

  由此,这个角色也就拥有了两个关键词,「救赎」和「回家」。江立伟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关键词而无比贴近普通人的内心。

  

  先来说说救赎。

  原本是整个消防队主心骨的江立伟,在经历了那样的变故之后,不得不远离工作重心,但对于他来说,冲进火场依旧是他必须要做的事。他不仅需要救火,更需要救赎自身。这是这个人物在动作层面的动机和心理层面的动机。

  而在黄晓明的演绎中,我们能很清晰地看到这两个层面上的表演。当他在火焰包围中重复着机械性的动作关掉阀门的时候,我们能看到他孤胆英雄的一面;而当他因为高温、缺氧窒息而出现幻觉,对着大火怒吼的时候,我们又能看到他在心理深层次中的那部分焦躁和脆弱,那是江立伟凡人的一面,这种脆弱甚至会比他英雄的一面更让人泪目。

  

  这时候的江立伟,既是在实施救火行动中关键性的步骤,也是在救赎自己的内心,英雄和凡人的质感,也得以在黄晓明这种转换式的表演中,得到了结合和平衡。

  「回家」这个关键词则有更多层面的指向,同时也是黄晓明与江立伟这个角色的更多共通之处。同样作为父亲和丈夫的黄晓明,一定在这个角色里代入了自己在新的人生阶段中的感受,也因此更让人有共鸣。

  有着父亲和丈夫双重身份的江立伟,通过保护这座城市才能够保护自己的家人,让妻子和儿子有家可回;与此同时,重新回到救火一线的他,以敢死队的身份去关阀门,也是回到和保护消防队这个「家」。

  

  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黄晓明为什么在「欺骗」自己的队友逃生后,会让江立伟这个人物流露出一种释然,因为这是他作为队长,在保护自己消防队的家人。

  同时你也会明白,在江立伟紧紧捏着家人照片的时候,黄晓明所演绎出来的那种坚定,这是他作为父亲和丈夫,在遥远地保护着自己的小家。

  而在更大的层面上,他还是在以消防员的天职,保护着城市这个「大家」。

  

  但是,即便是这个人物内心中有这么大的挣扎、害怕、渴望和牵挂,有这么汹涌的情绪,黄晓明却始终使用的是一种「收」着演的方式,来表现这个人物格局上的「大」。

  你会在很多细节里看到这种「收」。

  像是在黄晓明在昨天影片首映时,联合百余位明星一同致敬消防英雄,发布的《烈火英雄》宣传曲《别哭,我最爱的人》中,我们就看到了很多这种「收着演」的细节。

  比如当他终于去到儿子的学校参加亲子活动的时候,却因为儿子问起他的过去而闹得不愉快,儿子哭起来,江立伟想要去安慰他,儿子躲开,你能明显看到黄晓明此时的眼睛里有种心痛。

  但这时他的身体并没有大幅度的动作,甚至都没有离开自己坐着的地方,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患者的表现,身体的反应,有时候是和心中的感受相悖的。

  

  再像是比如当他和杜江饰演的马卫国站在一个烧毁的工厂框架前时,两人终于有了一次认可彼此的谈话,最后江立伟决定继续任务。

  这时候他也并没有很大的情绪表现,只是钻出框架,毅然决然走向前方,对着身后挥了挥手,连头都没有回——

  

  这种隐忍,是已经放下了生死的消防员的坚毅,也是黄晓明在读懂了这个角色的内敛之后那种充满克制的表演。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看到江立伟这个人物在结尾抚摸妻子和儿子的照片时,我们会被戳中泪点。

  这大概是这个角色,在全片中情绪最汹涌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他面对的是自己的家人,自己最爱和最想保护的人,但是却不能再回到他们的身边了。

  这时候的黄晓明,也并没有动用大幅度的表演,你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虚弱,这和这个人物当时在火场中长时间关阀门后的身体状态是相符的,他甚至有一点迟缓,但是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那份珍惜与不舍,却是在消防员的坚毅背后,属于男人、丈夫和父亲的那份柔软。

  

  在这些充满细节,既有人物表面的粗砺,又有层次丰富的情感逻辑的表演之后,江立伟得以成为了全片的灵魂角色。

  他有过害怕,但也依然勇敢前行,正是这种害怕与勇敢的混合体,是他以及黄晓明的表演最贴近人性也最动人的一面。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来黄晓明在影片首映礼上说过的一段话——

  我们还在这儿,但他们中有的人已经不在了。请大家忘记我们,记住他们。

  

  「忘记我们,记住他们」,是《烈火英雄》这部电影的的主题,同时也是黄晓明在饰演江立伟时的表演理念。江立伟独处时眼中闪过的那种伤痛,他被火焰炙烤到分不清血和汗的斑驳面容,他在火焰面前突破身体极限的那种坚持和虚弱,都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真实的消防员。

  我们看到的只有江立伟,而不是黄晓明。这是他让角色完全包裹住自己之后才有的演绎,是这个角色在英雄和凡人之间的转换,也是黄晓明在演过那些和自己相似的角色之后的一种转身。

  

  回看现实中,你会发现黄晓明其实辗转在许多不同的身份之中。演员是他最为人熟知的幕前身份,与此同时,他也是电影的扶持者。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签约和发掘新演员,也会支持优秀的国产影片,在《地球最后的夜晚》《拂乡心》这样的电影背后,都有他身为出品人之一的支持。

  当初,甚至是黄晓明自己主动联系了《地球最后的夜晚》,给予了这部数次经历困难的影片支持,而等到他见到毕赣,都已经是影片首映的时候了。如果不仔细去看出品名单,你其实很容易忽略这一点。

  但这其实正是黄晓明的初衷,他支持这些电影的初心无关其他,只是为了让这些优秀的电影能够有被看到的机会。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在电影背后的隐身,和黄晓明在角色背后的隐身一脉相承,是他作为一个电影人不断拓宽自己的电影光谱的坚持。

  忘记我们,记住他们;忘了自己,记住电影。看来黄晓明不仅仅是演了一个消防员,他是真正懂得了消防员的精神。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文 | 漠一

  这几天《烈火英雄》正在上映,不少人应该也都已经看过了,它里面对火灾、爆炸场景的展现,说是国产电影之最也不夸张。

  不过今天想来说说的,是里面的黄晓明。他在其中饰演了一个因为目睹队员牺牲,而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消防员江立伟。

  你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这种「后遗症」的存在,时而漂浮,没有焦点;时而聚焦,看向某处并没有实物的地方。

  

  这有点让人想起来黄晓明说过的,在演《中国合伙人》之前,他曾陷入过轻度抑郁的状态,每天都在琢磨当时自己受到的争议。然后他等来了成东青,在这个角色之后,你确实不能再说黄晓明不会演戏了。

  而如今,《烈火英雄》里的江立伟对于黄晓明而言,显然又是一个他表演生涯中的节点性角色。

  回头去看黄晓明以前的作品,他饰演过的人物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比较帅气硬朗的形象,比如《无问西东》里的陈鹏。这类角色外在上都和他本身的气质很贴合,你在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把他们和黄晓明重叠起来。

  

  另一类,则是在外形上看起来和黄晓明完全不同的角色,但在角色内部,却也存在着性格上的相通之处。《烈火英雄》中的江立伟就属于这一类,敏感、重情、责任感,很「黄晓明」。

  但在戏中,你几乎都要认不出来他,江立伟满脸伤痕,肤色斑驳,会说脏话,为了接近角色在外形上的那种「粗砺感」,黄晓明甚至会刻意压低自己的声线,营造消防员长期被烟熏后,嗓音沙哑的感觉。

  这是一位演员,完全放开了自己,任由角色打磨掉自己个人棱角,以求无限接近角色的表演方式。

  

  江立伟这个角色是《烈火英雄》中最具备泪点、也最贴近人性的一个角色,这和这个角色本身的层次感有关。

  江立伟原本是消防队的队长,却因为间接导致队员的牺牲被迫退居二线,除了受到PTSD的折磨以外,他也始终对队友的牺牲心怀愧疚,甚至难以面对自己的家人。

  由此,这个角色也就拥有了两个关键词,「救赎」和「回家」。江立伟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关键词而无比贴近普通人的内心。

  

  先来说说救赎。

  原本是整个消防队主心骨的江立伟,在经历了那样的变故之后,不得不远离工作重心,但对于他来说,冲进火场依旧是他必须要做的事。他不仅需要救火,更需要救赎自身。这是这个人物在动作层面的动机和心理层面的动机。

  而在黄晓明的演绎中,我们能很清晰地看到这两个层面上的表演。当他在火焰包围中重复着机械性的动作关掉阀门的时候,我们能看到他孤胆英雄的一面;而当他因为高温、缺氧窒息而出现幻觉,对着大火怒吼的时候,我们又能看到他在心理深层次中的那部分焦躁和脆弱,那是江立伟凡人的一面,这种脆弱甚至会比他英雄的一面更让人泪目。

  

  这时候的江立伟,既是在实施救火行动中关键性的步骤,也是在救赎自己的内心,英雄和凡人的质感,也得以在黄晓明这种转换式的表演中,得到了结合和平衡。

  「回家」这个关键词则有更多层面的指向,同时也是黄晓明与江立伟这个角色的更多共通之处。同样作为父亲和丈夫的黄晓明,一定在这个角色里代入了自己在新的人生阶段中的感受,也因此更让人有共鸣。

  有着父亲和丈夫双重身份的江立伟,通过保护这座城市才能够保护自己的家人,让妻子和儿子有家可回;与此同时,重新回到救火一线的他,以敢死队的身份去关阀门,也是回到和保护消防队这个「家」。

  

  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黄晓明为什么在「欺骗」自己的队友逃生后,会让江立伟这个人物流露出一种释然,因为这是他作为队长,在保护自己消防队的家人。

  同时你也会明白,在江立伟紧紧捏着家人照片的时候,黄晓明所演绎出来的那种坚定,这是他作为父亲和丈夫,在遥远地保护着自己的小家。

  而在更大的层面上,他还是在以消防员的天职,保护着城市这个「大家」。

  

  但是,即便是这个人物内心中有这么大的挣扎、害怕、渴望和牵挂,有这么汹涌的情绪,黄晓明却始终使用的是一种「收」着演的方式,来表现这个人物格局上的「大」。

  你会在很多细节里看到这种「收」。

  像是在黄晓明在昨天影片首映时,联合百余位明星一同致敬消防英雄,发布的《烈火英雄》宣传曲《别哭,我最爱的人》中,我们就看到了很多这种「收着演」的细节。

  比如当他终于去到儿子的学校参加亲子活动的时候,却因为儿子问起他的过去而闹得不愉快,儿子哭起来,江立伟想要去安慰他,儿子躲开,你能明显看到黄晓明此时的眼睛里有种心痛。

  但这时他的身体并没有大幅度的动作,甚至都没有离开自己坐着的地方,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患者的表现,身体的反应,有时候是和心中的感受相悖的。

  

  再像是比如当他和杜江饰演的马卫国站在一个烧毁的工厂框架前时,两人终于有了一次认可彼此的谈话,最后江立伟决定继续任务。

  这时候他也并没有很大的情绪表现,只是钻出框架,毅然决然走向前方,对着身后挥了挥手,连头都没有回——

  

  这种隐忍,是已经放下了生死的消防员的坚毅,也是黄晓明在读懂了这个角色的内敛之后那种充满克制的表演。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看到江立伟这个人物在结尾抚摸妻子和儿子的照片时,我们会被戳中泪点。

  这大概是这个角色,在全片中情绪最汹涌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他面对的是自己的家人,自己最爱和最想保护的人,但是却不能再回到他们的身边了。

  这时候的黄晓明,也并没有动用大幅度的表演,你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虚弱,这和这个人物当时在火场中长时间关阀门后的身体状态是相符的,他甚至有一点迟缓,但是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那份珍惜与不舍,却是在消防员的坚毅背后,属于男人、丈夫和父亲的那份柔软。

  

  在这些充满细节,既有人物表面的粗砺,又有层次丰富的情感逻辑的表演之后,江立伟得以成为了全片的灵魂角色。

  他有过害怕,但也依然勇敢前行,正是这种害怕与勇敢的混合体,是他以及黄晓明的表演最贴近人性也最动人的一面。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来黄晓明在影片首映礼上说过的一段话——

  我们还在这儿,但他们中有的人已经不在了。请大家忘记我们,记住他们。

  

  「忘记我们,记住他们」,是《烈火英雄》这部电影的的主题,同时也是黄晓明在饰演江立伟时的表演理念。江立伟独处时眼中闪过的那种伤痛,他被火焰炙烤到分不清血和汗的斑驳面容,他在火焰面前突破身体极限的那种坚持和虚弱,都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真实的消防员。

  我们看到的只有江立伟,而不是黄晓明。这是他让角色完全包裹住自己之后才有的演绎,是这个角色在英雄和凡人之间的转换,也是黄晓明在演过那些和自己相似的角色之后的一种转身。

  

  回看现实中,你会发现黄晓明其实辗转在许多不同的身份之中。演员是他最为人熟知的幕前身份,与此同时,他也是电影的扶持者。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签约和发掘新演员,也会支持优秀的国产影片,在《地球最后的夜晚》《拂乡心》这样的电影背后,都有他身为出品人之一的支持。

  当初,甚至是黄晓明自己主动联系了《地球最后的夜晚》,给予了这部数次经历困难的影片支持,而等到他见到毕赣,都已经是影片首映的时候了。如果不仔细去看出品名单,你其实很容易忽略这一点。

  但这其实正是黄晓明的初衷,他支持这些电影的初心无关其他,只是为了让这些优秀的电影能够有被看到的机会。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在电影背后的隐身,和黄晓明在角色背后的隐身一脉相承,是他作为一个电影人不断拓宽自己的电影光谱的坚持。

  忘记我们,记住他们;忘了自己,记住电影。看来黄晓明不仅仅是演了一个消防员,他是真正懂得了消防员的精神。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